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掌家小农女 > 第九六七章 智真的请求

第九六七章 智真的请求

    今天是三月十三,离着四月初八浴佛节没多少日子了。小暖进京前,度通还跟她商量着要大办浴佛节法事赚一波香火钱,现在他不在南山坳忙着布置造势,却到京城来了。

    现在镇清寺就只剩智真和圆通了,想着就让?#35828;?#24515;。待到近前,小暖刚挑起车帘,侯在?#32321;?#30340;度通马上双掌合十,行礼问好,“郡主安好,小僧应师祖之命,回京办事。能与郡主在此?#21152;觶?#24184;甚,幸甚。”

    他的师祖是永福寺的主?#21482;?#28165;,这么说,慧清长达数月的闭关参禅结束了?对他能活着出来,小暖表示十分地惊讶,“你师父和师弟还好?你来京中,庙里剩下他们两个能成?”

    度通见小暖担心师父和师弟,十分?#26029;玻?#22810;谢郡主垂询,师父和师弟安好。小僧前几天从济县招了三个?#24615;?#20154;剃度,这其中有两个是天香楼的厨子,师傅和师弟吃的不比之前差,我师弟的小脸儿又?#19981;?#26469;了。”

    天香楼是济县最好的酒楼,厨子的手艺自不用多说。但天香楼真正的主子三爷,天香楼的厨子当然是三爷的人,他们入镇清寺为的是就近见识智真师徒,甚至……

    剩下的那个,怕也是有来头的。

    想着圆通的处境,小暖心中也不好受,不过她还是强撑?#21028;Γ?#36947;,“如此甚好。”

    度通跟小暖商量着,“不知这几日后郡主这里是否有车回南山坳?若是有,小僧想见过师祖后,搭您的车尽快回去,搭您的?#25285;?#26356;为安稳。”

    绫罗霓?#35328;?#36865;货物的车船,都是有镖师护送的。小暖转头看绿蝶,见绿蝶点头,她才道,“三月十六有?#25285;?#24230;通可要带东西回去,我给你空出两辆马?#36947;矗俊?br />
    度通露出两个雪白的松鼠牙,“那小僧就收拾些有用的东西带回去,多谢郡主。”

    待度通走了,小暖靠在?#30340;?#30340;长榻上,又郁闷地想回城去收拾程无介家的铺子!

    三月十六正巧是清明节,扫?#22266;?#38738;的正日子。

    这一日,刚主持完殿试的建隆帝,带着他的儿?#29992;?#21644;柴氏子孙去陵墓祭祀、拜陵;城里人携带家眷出郊,扫坟踏青;刚考完的举?#29992;?#22914;脱笼之鸟,成群结队地出城散心。在这络绎不绝的行人中,肩扛手提的度通显得格外扎眼。

    许是?#29238;?#21253;袱太有分量了,度通走进第四庄时,每一步都带着沉重。

    送货回济县的马队已经开始装车了,车队管事早就接了郡主的吩咐,见度通来了连忙上前接了他手里的东西,?#25512;?#36947;,“您一路?#37327;?#20102;,进屋吃杯茶吧?”

    度通笑容可掬地道,“小僧去跟郡主道声谢便出来,不耽误大伙的行程。”

    那是最好不过了,管事连忙引着度通到了庄子内的主?#22909;?#21475;,交由绿蝶带他进去向小暖辞?#23567;?br />
    小暖一?#32491;?#35753;娘亲带着妹妹出门踏青,她留在家里等度通来。

    度通进屋后,抬眼见小暖身边只有她的心腹绿蝶和大黄,便跪下以头触地,“郡主,小僧的师父让小僧进京,见了您后,跟您说几句话。”

    果然让她猜中了。小暖平静地抬手,“度通,起来说话。”

    度通没有起身,头也不肯抬起,“师父说,我师弟圆通不足月时便被人扔在庙门口,师府把他带进佛门,由我和师父亲手把他养大。师?#38468;?#20182;分辨了善与恶,明白了舍与得。圆通是出家人,他性善无争,以慈悲为怀,以扶弱济世为念,无论以后风云如何变幻,圆通都不会坠入魔道,为祸世间。若到了那一天,我师父希望郡主能在不会危及您和家人的情况下,放圆通一条生路。”

    小暖听得眼圈发红,心情沉重,智真大师虽被困在寺中,但?#37096;?#28165;了局势,所以?#25490;?#20102;度通进京。不危及家人这个尺度,?#30340;?#25226;握。

    度通见小暖沉默,便接着道,“郡主,小僧跟在师?#24178;?#36793;十九年,从未见他求过人,请您务必念在我师父对师弟的一份心上,别怪罪他。”

    “其实依着小僧,是不该给您带这话,让您为难的。跟生长在佛门的师傅和师弟不同,小僧的家乡六岁遭灾,小僧八岁成了孤儿沿街行乞,看尽这人间丑恶,受尽了人情冷漠。十五岁那年,小僧为了抢一块剩饼子被人打了一顿后?#25512;?#19981;来了,得幸在快病死时被师父捡回去,否则小僧的骨头早就被野狗……不对,野狼嚼干净了。”

    见小暖身边的大黄竖起了狗耳朵,堵头连忙改了口,“您带着家人从苦日子里熬过来,其中的不易不比小僧少。何况您现在还入?#35828;?#38376;,莫说佛道不两立,就是没有这层关系,为了您一大家子人的安危,再考虑着晟王这层关系,您也不该插手我们的事。小僧若是处在您的位置上,连为难都不会就直接回绝。毕竟不能为了我师弟一个,就连累您身边这么多人。”

    “但是我师父说,圆通唯一的生机在您这里,所以让小僧跑这一趟。为我那才十一岁,连鸡都没杀过的师弟,搏这一线的生机。”度通又磕了三个响头,“郡主莫为难,小僧告辞了。”

    说完,度通站起来就往外走。

    两面话都让他说了呢,小暖长叹一声,“你回去告诉你师?#31119;?#23567;暖会尽力而为,不过……”

    度通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给小暖磕了三个响头,哽咽道,“您别怪度通话多,度通除了这张嘴,一点本事也没?#23567;?#19981;管将来怎么样,今天有郡主这句话,我师徒就感激您一辈子。”

    度通总说他师父待圆通多好,又有多不忍心,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为了他师父和圆通,度通忙里忙外,总冲在最前头。因为他以前是孤儿,被智真救回寺中得以活命、有了亲人,所以他感恩、珍惜,与他们相依为命,为他们不辞辛劳、不求回报。

    他这个样子,像极了自己。小暖想着若是她处在度通的位置上,怕?#19981;?#26469;这里低声下气地求人,为自己的亲人搏这一线生机。

    圆通的生机,不是该在柴严亭那里么,怎么会落到自己身上呢?小暖觉得肩膀好重。
三重魔力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