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徒之路 > 第1474章 吃干抹盡【求月票】

第1474章 吃干抹盡【求月票】

    PS:跪求月票……

    “大君,這于規矩不符!”這是逼杲枈改規則的。

    “杲君,可否需要我等出手?”這是想趁火打劫的。

    “枈君,這一定是信仰道的陰謀!我看此人之前和信仰的吳罡一直在交頭接耳,嘀嘀咕咕!”這是想轉嫁危機,禍水東引的。

    “天道不公!欺善怕惡!凌軟畏硬!如此分配,窮的餓死,富的撐死,就不如反他-娘的!”這是唯恐天下不亂的。

    杲枈聽的頭大無比,忍著巨痛,大喝一聲,如黃鐘貫耳,震的所有修士都心浮氣燥,

    “規則便是規則!既然有人有本事取了九條去,那就是他的應得之物!我這苦主都未抱怨,你等聒噪個甚?

    今次瓊枝會已畢,下次有沒有再說,如此,都散了吧!”

    清光一閃,空間變幻,千余修士被挪出杲枈空間。

    杲枈實在是肉疼的緊,在木靈空間內的這棵樹,是它的真身本體映照,其神奇非凡處,與真身無二;這所以藏在這里,就是存著和真身互為映照的目的,靈寶沒有過去未來,所以它們被斬了是重生不得的,但相對來說要斬一件靈寶可比斬人類要困難無數倍,它們可以自由化身附著到很多物事上,讓人無處可尋。

    年頭久遠,比較有資歷的靈寶,都會給自己安排一個類似人類化身一樣的東西,原因就是以備不時之需。

    木靈空間內的大樹幾乎被人斬去三成,杲枈的桑木靈本體也變的灰暗無光,尤其是被斬的那段位置,那真正是形如槁木,半死不活,其枝節尾端樹葉凋零,皺皮斑駁,一大群白花花的肉蟲子從樹干中爬出,爭先恐后的向另外兩枝分杈爬去。

    杲枈很后悔,數十萬年的平靜讓它大意了!它忘了自己其實也不過是天道下的一件玩物而已!區別只在于,它這件玩物價值更高些,材料更珍貴些……當有人借用大道之力來對付它時,它一樣會吃癟,一樣會受傷,只不過這方宇宙的修士凜于它的聲威,不敢做,或者,做的不夠巧妙而已。

    它在被斬的最后一刻其實并沒掉以輕心!但它小心的方向錯了!它一直在嚴防死守的,是這個天眸新人的信仰之力!雖然它早就警告過他在空間內不允許使用信仰力量,但人一著急發狠,可能也就顧不了那許多。

    它沒想到的是,這個劍瘋子自始自終也沒使用信仰力量,他只是純粹的使用了劍修的力量,精妙的計劃;斬八條細枝只是為做成工具,但一劍一斷仍然讓人后怕于其人劍上的鋒銳無匹。

    構思非常精妙,蘊金炁于細枝,然后嵌入樹體;最后的道境控制是個組合道境之法,八卦旋轉內割是源于太極道境下的變種;生生不息,遇強更強的金行之氣則是對五行道境轉換的巔峰理解!

    可以說,最后割斷它杲枈分椏的不是別人,正是它自己!如果不是他這么急于恢復,只憑那道八卦旋轉金刃,是割不斷它近十丈粗的樹體的。

    從整個過程中,可以看出這個劍修表面的瘋狂下,謀劃到極致的算計,甚至包括它這個靈寶的第一反應,都成了他利用的一部分。

    就算是靈寶,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偶爾踩到屎!

    杲枈對自己的諾言非常看重,既然這劍修憑真本事砍了棵大樹,它也絕不會自食其言,這是它的立身之本!不過未來還會不會舉行類似的瓊枝會,這是個問題。

    最起碼,近數千年為了恢復元氣,它是不會妄開法會的了。即使未來再開,也一定要改變一下方式,比如直接拿出九條桑枝,讓修士們自己比武去,也比現在這種看似古樸高大上的方式要安全的多。

    還有,空間外要立一塊牌子:烏鴉和天屎不得入內!

    想通透了這些,杲枈君開始自我恢復,準備來一次漫長而愜意的午覺,以平息這場無妄之災帶來的驚嚇,但愿自己能做個好夢,但愿能夢到夢終結的地方-天境,但愿天境沒有屎!

    在陷入沉睡前,它忽然想起一事,于是通過本能的靈寶之間的自然感應,向那個天屎傳過來的空間發出了意識:

    赑屃兄弟,你還好么?十數萬年未見,十分想念,可惜宇宙茫茫,你我兄弟卻是意好傳寶難見!奈何奈何!另,你那空間傳過來的天眸新晉者,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赑屃沉默良久,才黯然回道:他不是東西,現在是我的主人!杲枈哥哥你這是,吃了虧了?

    杲枈欲哭無淚道:赑屃兄弟,你倒是早說啊!早說了我也能給他點便利,總好過現在被一劍斬去小半條命要強!

    赑屃不以為意:哥哥你偷笑吧!你只是被斬了一劍,那是快刀亂麻,以后總能修煉回來;兄弟我才是苦啊,這一大家子,拖家帶口的,拿我當肉,軟刀子割呢!

    ……李績沒飛出多遠,便選擇了傳送,在這方宇宙憤怒的修士們找到他之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找他的人也并不都是想趁火打劫,依仗人多準備殺人奪寶的!

    一個事實是,別的修士使出吃奶的力氣也不能斬開腰粗的樹枝,這人卻把十數丈的分杈一剖兩斷,這其中意味著什么,傻子都明白;可能實際上的戰斗力差別沒那么大,但有些想象空間是很讓人后怕的。

    不聚齊足夠的人,沒人敢去追這過江龍。

    信仰道是其中最急切的,他們意識到了自己之前的估計有誤,這個人的真實實力可能比他們猜測的更高,鑒于其還未和信仰道建立勾通渠道,所以很是著急。

    這樣的天眸修士,必須壞了他的根基,否則未來聯盟和天眸對上,還不知道要死在此人手下多少!

    “無法跟蹤!我估計,他已經回去了自己的宇宙,茫茫飄渺,卻何處去尋?”吳罡遺憾的搖搖頭。

    黑臉修士很困惑,“這個人,就真的一點都不對獲得信仰動心么?這是獲得自由的唯一機會,像他這樣的強者,沒可能會愿意聽命他人啊!”

    吳罡沉思道:“也許只是為了避開麻煩?那截桑樹也實在是太招人眼了!在這方宇宙,就沒有不動心的!對他來說,馬上離開是上策!

    我有預感,這人還會再來!他和這方宇宙的因果還遠未結束!咱們就不如派個人守在這里,就當是陪伴杲枈了?”
三重魔力APP下载
十一运夺金重号规律 北京赛车app平台代理 韩国pc28官网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 天天红包平台 福建36选7走势图 足球即时赔率足球直插 虚拟炒股app哪个 网赚兼职论坛 江西优乐精麻将下载app 河北11选5 0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 广东麻将规则中马技巧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 柬埔寨比基尼美女捕鱼 熊猫麻将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