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徒之路 > 正文 第197章 小骨師徒

正文 第197章 小骨師徒

    白小骨的師傅是元嬰真人丘上曹,

    他們之間的關系并不僅僅是師徒,還有那么點拐彎抹角的遠房親戚關系在里頭;當然,白小骨資質是很不錯的,修真界的裙帶關系還是要比凡俗純粹的多,沒有潛力的話,便是親兒子也沒用。

    在白骨仙門,是沒有道號這么一說的;用白骨老祖的話講:人皆白骨,道何號之?簡單的說就是:透過虛妄的皮肉,從生命本質上來看,人人都是骨頭,又該怎么稱呼呢?

    “小骨來了。”閉目凝神中的丘上曹看到徒弟進來,隨意道。

    “曹爺,我來了。”白小骨熟門熟路的在一張骨榻上座下。

    曹爺這樣的稱呼,并不是指丘上曹是他爺爺輩的人物,真論輩分,便是叫爺爺的爺爺,都是抬高了白小骨的輩分;在白骨門中,互相間的關系稱呼比較隨便,也沒人計較這些,相比起其他門派較為嚴謹的上下尊卑,這里更象是個大家族。

    “曹爺,我方才從煉骨殿回來,領取獎賞時聽老骨頭說,玉清教頒下法旨,要徹查咱們白骨門資敵之事,還說有幾個玉清弟子死的不明不白,也是咱們下的手?您怎么看?”白小骨問道。

    “怎么,怕了?怕的話當初就別下黑手。”丘上曹瞪了徒弟一眼。

    白小骨笑嘻嘻道:”曹爺莫要小看小骨,我怕他個甚?九宮里宰他兩個不過是運氣好,合該我白小骨發筆小財,誰不知道,即便不是我小骨,也必定有其他師兄弟下手,有何區別?之所以問您,不過是怕給宗門惹下什么麻煩罷了。”

    “什么麻煩?獎賞都給你了,宗門的態度還用問么?”丘上曹搖搖頭,“玉清與我白骨,近萬年的恩怨,即便沒有九宮這一出,你以為他們就不為難我白骨弟子了么?

    至于什么法旨,狗屁!老曹我活了數百年,見過玉清的法旨沒有上百也有幾十,又能怎的?難不成他玉清還敢囂張到我西洲來?”

    玉清教確實不敢來西戈沙洲撒野,倒不是白骨門如何厲害,而是他在西戈沙洲還有一個更難惹的老對頭——上清觀。

    至于為何玉清門會和上清觀交惡,其實道理很簡單,你見過分完家的兄弟有關系好的么?這對兒同出于近古太一教的兄弟伙,互相交惡的時間甚至還要遠遠超出白骨門,這也是相對弱小些的白骨門敢于背后下黑手的原因之一。

    “就是外出其他洲陸的師兄弟師叔要小心些了。”白小骨嘴里說著話,手上也不閑著,開始擺弄那些剛得來的獎勵。

    “嗯,咸吃蘿卜淡操心,也論不到你個小小融合小修來擔心這些。”看了一眼有些貪財的徒弟,又問道:“軒轅劍修可曾遇到過?”

    “見過了,見過了,”停下手中的動作,白小骨有些興奮道:“一個叫寒鴉的的劍修,我和他卻是有緣,見過兩次面,就是一直堅持到最后的兩個劍修之一;我的乖乖,那殺氣,還不得殺了幾十個?真正是血光沖天……”

    丘上曹好笑道:“那你倒是和我說說,你若是對上他,可有贏面?說起來,你們兩個年紀怕是差不太多的。”

    白小骨的長相,已經不能用老成來形容,他幼時得過一場怪病,然后臉上就仿佛變成一張橘子皮似的,不是親近之人,絕猜不出他的實際年齡,不過倒不耽誤他在修真一途上的天賦,尤其適合白骨門這種有別于正統道門的功法,也算是白骨門這一代中有數的天才。

    白小骨面上一滯,有心說幾句硬氣話,但在知根知底的師傅面前,也不敢太過造次,“那個,可能是略有不如的,那劍修,雖未見過他出手,但其氣勢凌人,更兼冷靜自持,怕是不好對付。”

    “什么不好對付,你便直說打不過,也不丟人。”知徒莫若師,白小骨如此說,那肯定是相差甚遠了。

    “若單論斗戰之能,單對單,青空大世界沒有能匹敵軒轅的,便是自詡老子天下第一的太清教也是如此,我白骨門自是大大的不如,這沒什么可隱瞞的,宗門此次行止,甚是得當。你能結識一個夠實力的劍修,也是緣份,以后有機會的話,可以多來往些。“

    ”那是自然,小骨省得。“白小骨點點頭,又疑道:”曹爺,您說既然宗門有意交好軒轅,為何不提前把消息透露給他們?現在看來,軒轅損失不輕,近百劍修只剩兩個,咱們白骨門這份因果卻是輕的多了。“

    丘上曹卻道:”你想的太簡單了,我修真中人,講究個分寸,熱臉去貼人冷屁股的事,我白骨門再是不堪,也不會去做;再者說,真提前告之軒轅,軒轅必定盡起精銳,那別說牽昭一伙了,便是太清,廣陵,一月九宮下來,還能剩幾個人?真到那時,彼等不敢硬懟軒轅,但向我白骨門發下法旨的,恐怕就不止玉清一家矣;所以,現在這結果,卻是將將好。“

    ”也是,若是百名劍修都象那寒鴉一般,那還有什么打頭?統統投降算球。“想想也不對,白小骨又自己拍了下腦袋,”我真是昏了頭,即便軒轅如何強盛,又怎么可能找出百名這樣的好手來?“

    看徒弟在那苦惱,丘上曹也不去理他,過得片刻,白小骨又發奇想,

    ”曹爺,我這次入九宮,除軒轅劍修外,也遇到不少其他門派弟子,一個個的,嘴上不說,卻以玄門正道自居,仿佛我白骨門便是邪魔外道似的,真正可恨;外人可能不清楚,咱們自家事自己明白,白骨功法俱是出自玄門,也沒有那些污七八糟的鬼祟之術,偏偏這宗門名字,白骨,恐怕有些惹人聯想?“

    丘上曹一巴掌扇在白小骨頭上,怒道:”胡說,宗門大名,傳承萬年,豈是說改就能改的,你這些怪話以后少說,讓他人聽到了,告你個對祖師不敬,可沒人來救你。”

    過了片刻,又繼續教訓小骨道:“說到邪魔外道,現在的**派,又哪有敢涂毒生靈,恣意妄為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違的,早數千年前便已化為灰灰了,現在的青空世界,除了偶爾個別小地方的小門派不知收斂外,大派行事都有規法可依,也就我白骨門,真魔宗,陰符道,渾身教的名字,聽起來有些,有些奇特罷了。”

    “曹爺,也不知那真正的邪魔外道是何模樣?”白小骨很好奇,這也不難理解,一來青空世界明面上的邪魔外道確實消聲匿跡,二來他一融合修士,足不出西洲,很多外域陰險之地還沒機會見識過,孤陋寡聞些也是正常。

    “現在的邪魔外道算個屁,都躲著藏著見不得光;要說萬年前的邪魔外道么,那才是真正的厲害。”

    “不知都有哪家?”

    “嘿嘿,你也不是沒聽說過,萬年前邪魔外道的抗鼎者,正是現在洗白了的軒轅劍派!”
三重魔力APP下载
体育彩票比分过关怎么算奖 3d千禧试机号关注 中国十大安全理财平台 山东11选5分析 2018可以赚钱的网游 北京十一选五最新开 决战麻将卡五星辅助器 五分彩万位大小怎么看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PK10单期计 微信版欢乐麻将游戏界面 捕鱼王手机版官方下载 天宇棋牌? 18选7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软件 五分彩赚钱能提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