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六宮鳳華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定親(四)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定親(四)

    佑哥兒在宮中讀書幾年,之后數年,也時常出入宮中,對御花園的熟悉程度,比起陸府的花園也不差什么。

    阿蘿對御花園更是熟悉。

    不過,今日兩人同游御花園,心境不同,感覺也和往日大不相同。

    “阿蘿妹妹,”佑哥兒悄聲笑道:“今日御花園里的花草格外好看。”

    阿蘿側過頭,沖佑哥兒粲然一笑:“只是花草好看么?”

    佑哥兒心神一漾,脫口而出道:“當然不是,你更好看。”

    阿蘿臉頰上的笑渦更深,眼眸中閃著喜悅和嬌羞:“佑哥哥,你怎么也變得油嘴滑舌,會說花言巧語了?該不會是從小寶兒弟弟那兒學來的吧!”

    佑哥兒:“……”

    阿蘿猜了個正著。進宮前的一日,陳小寶兒來尋佑哥兒,特意傳授了諸多心得體會。諸如“討好岳父岳母的兩三招”“哄心愛的未婚妻高興四五招”等等。

    阿蘿見佑哥兒略有些羞窘的表情,不由得撲哧一聲樂了起來:“我就是隨口說笑罷了,佑哥哥別害臊。”

    佑哥兒定定心神,抬眼凝望著阿蘿。

    阿蘿也不忸怩,笑吟吟地回視。

    片刻后,又是佑哥兒先敗下陣來,率先紅了臉。

    阿蘿輕笑出聲:“佑哥哥,我們已經是未婚夫妻了。再過兩年,我們便能成親做夫妻。你高不高興?”

    佑哥兒點點頭:“高興得不得了。自賜婚的鳳旨到了陸府,我歡喜得幾夜都沒睡好。”

    阿蘿嘴角揚起,俏皮又淘氣:“我和你正好相反。每晚我都睡得格外香甜踏實。”

    佑哥兒臉皮略薄,阿蘿卻承襲了親爹親娘的厚臉皮……不對,是強大和自信。也因此,一雙少年少女相處時,竟是阿蘿更主動更大方些。

    遠遠尾隨在后的女官們不乏耳力靈敏的,忍著笑,將頭扭到一邊,假裝什么也沒聽到。

    ……

    阿蘿和佑哥兒走得慢悠悠,不時甜蜜對視,走到一處涼亭處,便停下了。

    女官和宮女們體貼知趣地退出數米之外守著。

    佑哥兒輕聲說道:“阿蘿妹妹,你入朝聽政也有半年了。這半年來,感覺如何?”

    佑哥兒還沒正式當差,也沒入朝的資格。只能從翰林院的前輩同僚口中的只字片語,來遙想阿蘿妹妹在金鑾殿里的英姿,心中頗有些遺憾。

    阿蘿和佑哥兒一起長大,自小就格外親近,無話不說:“去年我在移清殿里伺候筆墨,整整半年沒吭過聲。進了金鑾殿后,父皇母后都叮囑過我,切不可自以為是。國朝大事,政務繁多,要多聽多看多想。這半年來,我在朝會上也未說過話。”

    “不過,也不是全無收獲。”

    “至少,現在眾臣都習慣適應我的存在了。等到了明年,父皇便打算讓我學些具體的政務,約莫是要讓我進六部中的一部。”

    每日待在天子身側,面對群臣,聽政學習,然后學著具體當差。有天子時時點撥教導。

    這是培養儲君才有的高規格待遇。

    想及此,佑哥兒心情有些復雜,抬頭看了阿蘿一眼。

    阿蘿這一年多來,漸有氣勢,也格外敏銳。她看著佑哥兒,輕聲問道:“佑哥哥,你不喜歡這樣的我嗎?”

    “當然不是。”佑哥兒凝望著未婚妻:“阿蘿妹妹,自我十歲起,我便下定決心,這輩子非你不娶。”

    “我的眼里心里,從來都只有你。不管你是什么樣子,我都喜歡。”

    這一番直抒心意的話,聽得阿蘿微紅了俏臉。

    佑哥兒的聲音低了下來,在耳畔回響:“阿蘿妹妹,你這般辛苦,又承受了諸多壓力。我心疼你,偏偏幫不了你什么。而且,你這般優秀出眾,我自愧不如,也有些心虛。覺得自己有些配不上你……”

    阿蘿嗔怪地打斷佑哥兒:“你我彼此鐘情,也是世上最相配的未婚夫妻。”

    佑哥兒猶如喝了一罐蜜,被這一句話甜得回不過神來,癡癡地看著阿蘿,然后一個勁兒地傻笑。

    在佑哥兒熱切專注的目光下,阿蘿的臉頰也泛起了美麗的紅暈。

    兩人癡癡地對望片刻。

    佑哥兒張口打破沉默:“阿蘿妹妹,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會毫無保留地支持你。”

    立儲這等事,誰也不會訴之于口。

    有些話,在阿蘿的舌尖上滾了一圈,到底還是咽了回去。阿蘿沖佑哥兒甜甜一笑:“這可是你親口說過的話,以后可不能反悔。”

    佑哥兒聲音低柔:“此情此心,永不更改。”

    訴過了情衷后,佑哥兒忽地又低聲笑道:“只可惜,我身為男子,不能懷孕生子。不然,就連此事也該由我來才對。”

    阿蘿被逗得咯咯直笑。

    ……

    自這一日過后,每個月佑哥兒都要進宮兩回,給帝后請安,趁機也能見一見阿蘿。

    梅太妃對這個未來的孫女婿,也十分滿意喜歡。在盛鴻和謝明曦的面前夸贊不已:“你們挑女婿的眼光委實好的很。佑哥兒生的俊秀,才學過人,品性端正,為人謙和,對阿蘿體貼入微。好!好的很!”

    盛鴻卻笑道:“我挑女婿的眼光不錯,挑媳婦的眼光更好。”

    一邊說一邊沖謝明曦送了個含情脈脈的秋波。

    謝明曦抿唇輕笑。

    梅太妃:“……”

    梅太妃和謝明曦這對婆媳,能解除隔閡,相安無事,已是萬幸。注定是親近不起來了。一見兒子兒媳那副旁若無人的親昵模樣,梅太妃就有些氣悶。

    當然,梅太妃現在早已乖覺,絕不會露出半分,頗為親切地沖謝明曦笑道:“皇后賢惠能干,將后宮打理得井井有條。有這樣的皇后,皇上確實有福了。”

    梅太妃示好,謝明曦自然領情,笑著應道:“母后這般夸我,我就厚顏領受了。”

    說笑一番后,梅太妃又說起了霖哥兒和霆哥兒的親事:“……梅家和劉家一直不肯應下親事,尹氏親自去了幾回梅家,梅家見閩王府如此有誠意求親,總算允了這門親事。不日就要定親了。劉家還遠在蜀地,霆哥兒這樁親事該怎么辦?”
三重魔力APP下载
龙兴山西麻将 好运彩幸运快三计划软件 巴西对日本比分预测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免费下载 意甲最新 成都遇乐棋牌大厅官网 秒速牛牛安全下载 正宗河北麻将 20选5前三直选概率 天津快乐十分的开奖 城市猎人 闲来贵州麻将官网 3d数字对应码 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河北福彩网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