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美人梟 > 第267章:都說上將軍色令智昏

第267章:都說上將軍色令智昏

    美人梟最新章節。

    跟一般姑娘不一樣的秦上將軍,就那么光明正大的出入七王府,與七王爺成雙入對,整天游玩,賞景,美食,棋酒茶,也就是在進入赫國皇城的第二日進宮,意思意思的拜見了赫國皇帝,然后正事半點不干,其他人拜訪,不管是什么目的,統統打發了,不見不見。

    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感情甚篤的恩愛夫妻。

    只是這不知情的心中疑惑,七王爺身邊什么時候有人了?

    至于這知情的,心思就比較的復雜了,別的不說,就說那些心慕裴真言的閨中女子,那是哭得稀里嘩啦,眼睛都快瞎了,甚至不顧形象的大罵識薇無恥不要臉,強權壓人,將他們天神般的王爺當成什么人了,敢如此肆意的凌辱!

    家里面被她們鬧騰得頭疼不已,但是,依舊強行的拘著她們,別說去找麻煩了,就連家門都出不去。那秦識薇是什么人,若果就這么貿貿然的鬧上去,豎著去的,只怕要橫躺著離開,偏生就算人死了,也沒地兒討公道。

    就算如此,也有那不諳世事的姑娘,想方設法的出了門,氣勢洶洶的找到識薇面前去。

    說起來,到底是身在閨中,對邊境的戰事,就算有所耳聞,知道的事情到底有限,對識薇認知,有些地方是夸大其詞,比如識薇的外在,有些地方又嚴重的認知不足,比如識薇的脾性,為人,能力,手段等等,當然,還沒靠近識薇,就先被護衛給攔住了,那泛著寒光的刀,就算只拔出了了一般,也足以家人頭皮發麻。

    那姑娘被嚇得后退了兩步,險些沒站穩,摔倒在地。

    識薇看在眼里,不由得笑出了聲,之前其實隔得老遠都聽她在嚷嚷了,其實年齡沒相差太大,但是,她已經不自覺的將這些姑娘當成小輩兒看待了,有時候就當個樂子一樣,逗弄逗弄小孩兒,其實也沒什么不好。

    識薇這一笑,倒是將那姑娘的懼意給弄散了不少,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瞪視過來,就像含怒的小奶獸,沒半點威懾力,還挺好玩兒的。

    那姑娘眼見這印國的上將軍,跟傳聞中一點都不一樣,跟她們這些人是有那么些差別,卻也不大,看著也沒什么可怕的,那膽子可不就打起來了。

    “你就是秦識薇?快放了王爺。”

    識薇撲哧一聲,笑得更歡了,還揶揄的瞧了裴真言一眼。

    那姑娘被識薇笑得惱怒不已,跺腳,“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識薇的笑意收斂了些,拖著下巴瞧著那姑娘,“本將軍不放了他,你又當如何?”

    “你,你,你簡直無恥!”

    “那你還真說對了,我不僅這會兒不放人,還準備將人給帶回印國去。”

    “你,你怎么敢!我堂堂赫國親王,豈容你如此折辱?”

    “噫,這是折辱嗎?明明是我跟謹之一見鐘情,情投意合,本將軍好歹是上將軍,手握印國大軍,謹之是皇子,親王之尊,怎么算都很般配的不是,只是我不能嫁來赫國,就只能委屈謹之嫁去印國了,多好的一件事,怎么在姑娘嘴里就變了味兒呢?”

    “什么一見鐘情,情投意合,王爺怎么可能會喜歡你?”那姑娘快被氣哭了。

    識薇側頭看向裴真言,笑意盈盈,“謹之,喜歡我嗎?”

    裴真言從始至終都淡然得很,他這些天過得很舒心,對識薇本來就縱容,現在更是有沒下限的趨勢,“自然是喜歡的。”

    就算這么干脆痛快的承認,那姑娘也不相信,認為他們王爺是為了赫國忍辱負重,才會這么說的,“王爺,你放心,我……我們不會讓她得逞的。”然后眼睛紅紅的跑了。

    識薇眨眨眼,“那什么,這姑娘是不是想得有點多?”

    “理她作甚,她說不讓你得逞,你就不會得逞?”

    識薇笑了,“這天底下,除了你,旁人焉能阻止我?”

    “凡你所愿,我都將竭力為你達成。”

    聽上去依舊淡淡的,但是,因為是出自他的口,無端的就是讓人信服。

    使得識薇光天化日的,又想要干壞事。

    那姑娘回去后,還沒來得及蹦跶,就被徹底的禁足了,直接關在屋子里,而不僅僅是鎖了院子,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放出來了。

    在之后的日子,識薇依舊過得逍遙,要說也并不是絕對的風平浪靜,只是所有問題都還沒到她面前就已經被解決了,至于是誰解決的,這倒是并不重要。

    隨著時間的推移,印國使者團終于緊趕慢趕的到了赫國皇城,這一回跟之前倒是不同,不再是以四大門閥為首,下面一溜的人,而是從各部擇選了合適的人。

    在面前赫國皇帝之前,他們自然要先見一見自家的上將軍,不過,他們這些人,可就有不少認得裴真言了,并且,謝韞,寶妍公主,王過等等這些個跟她關系比較好的也跟著來了,謝韞是作為使者團侍者之一,似乎還要參與這次的何談,而寶妍公主跟王過,那就是打著護送的名義,而且的當時說了不準跟,沒說后面也不準來,一個個的倒是慣會鉆空子。

    在識薇這里,裴真言從來都不是見不得人的,在秦家出事之前,一直隱瞞著,那是因為叫人知道了會有危險,現在不同,即便裴真言依舊被身份所累,她也能強勢的扯開枷鎖,更不存在不能叫人知曉的事情了。

    因為不想被打擾,所以不想他們來,現在倒是無所謂了。

    相反,識薇還挺期待那些認識她家美人的人,見到他會是什么反應,尤其是這身份上,還變得如此的不可思議。

    不過這種事倒是不用刻意去安排,順其自然就好,因此,識薇是在驛館見的印國使者團。

    還是老規矩,她會參與何談,但是,也不會全參與,她會提前將要求提出來,剩下的就是當吉祥物坐鎮,當然,這回何談的內容又會有不太一樣的地方。

    赫國皇帝在皇宮設宴,招待印國使者,參加席宴的還會有文武百官,諸位皇子。

    識薇稍微琢磨了一下,印國人知道她家美人是赫國皇子不要緊,但是,如果赫國知道他曾將是印國的國師,對他可能就會有那么些影響,所以,為防止自己人在宮宴上爆出自家美人的身份,還是提前讓他們知曉比較好。

    于是,裴真言踏入了驛館,那場面,還真如同識薇所預想中的那般,格外精彩。

    看一個個像被捏著脖子的鴨子,識薇真心覺得挺可樂,她笑盈盈的站在裴真言旁邊,“這位是赫國七王爺,名字嘛,我估摸著大家應該都知道,另外,此次和談,印國跟赫國可以考慮一下聯姻,當然,這個問題,放在最后就好,先不用著急。”

    這話,就差直白的說,這就是他們的前國師,不是長得像,而且兩人早就勾搭成奸了,所謂聯姻,也不過是名正言順的將人拐到手。

    “諸位,有什么想說的嗎?”

    “上將軍說得對,為了兩國友好,聯姻不失為不錯的法子,說不得赫國也會有這樣的意思。”一個個心里素質到底是過硬,不管裴真言以前是什么身份,他現在只是赫國王爺,就好比他們上將軍,以前是通緝犯,有些事情,翻篇就翻篇了,再去計較,毫無意義,不,或許還是有意義的,比如說,自己往上將軍手里送人頭?!

    “當真如此,自然是甚好。”

    裴真言從頭到尾倒是都沒說什么,畢竟,印國的這些人,即便這么多年過去了,對他依舊心存畏懼,在他面前總會不自在,因此,走了個過場,他也就離開了。

    最后人都散了,就剩下幾個跟識薇關系最親近的。

    除了一早就知道的謝韞,其他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識薇老神在在,“你們想說什么?”

    寶妍公主十五歲,但是個子高挑,常年行軍打仗,膚色也比常人黑上兩個度,但不可否認,依舊是美人胚子一個,只是這行事作風跟識薇還真實越來越像,摸摸下巴,“我說那么多人前赴后繼的自薦枕席,秦姐姐你都無動于衷,原來早就瞄上國師了,不過,跟國師這樣的一比,那些的確是太次了些,秦姐姐這是準備將國師給娶回去?”

    “不娶他回去,那是我嫁過來?”識薇伸手敲了敲寶妍公主的腦袋。

    “嘿,那當然是娶回去,這印國可以少個七王爺,我們印國不能少了上將軍啊。”寶妍公主尋摸開來,“秦姐姐,你說,我是不是也該上哪兒找一個,等幾年娶回家?我現在十五了,或許可以直接娶回去?”

    識薇又敲了她一下,“你父皇還不暴跳如雷。”

    這些年寶妍公主雖然沒有回去,但是,她爹隨時都在寫信,在給識薇的公函上,都會提到這個女兒,并且,每年最少三次的派人過來,那一顆老父親擔心女兒心哦,從來就沒停止過。還時常的跟識薇說,他女兒還小,多看這些,別學壞了,尤其是這軍中,都是一幫臭男人,千萬別把他女兒給禍禍了。

    寶妍公主做個鬼臉,“誰管他,他管好自己后宮跟其他子女就行了。”

    他們現在的皇帝陛下,后妃子女可多,從第一個弟弟出生開始,寶妍公主還有點不高興,但是后面接二連三的,她漸漸的也就淡定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學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她也知道她爹不容易,本來手里面就沒什么實權,也沒什么人手,秦姐姐給他開創了條件,能用后宮平衡拉攏朝堂,他就不得不娶,不得不生,索性沒出現被誰迷昏了頭的情況,后宮中,就算又比較受寵的,也不是哪一個人專寵獨寵,她這個大公主,有秦姐姐撐腰,就算是那些個異母弟弟,在坐上皇位之前,也越不過她去。

    而且,她琢磨著,秦姐姐貌似有讓她當女皇的意思?

    所以寶妍公主現在面對誰,她都不慫。

    宮宴上倒也還算平靜,沒出什么亂子,赫國沒找茬,印國沒挑釁,倒是趁著這個機會向識薇敬酒的人比較多,不過識薇的脾氣,想接受就接受,不想接受就不接受,誰又能將她如何。

    次日,雙方開始何談,領土,肯定是要的,打下來了,還能白白的還回去?必須不能啊;賠償必須的,而且這數量還特大,足以讓赫國上下就拍桌子吐血的那種;稱臣納貢這一條倒是沒有,赫國就算被印國壓著打,也還沒到那個地步,只要印國撤兵,周邊的國家,它反手就能全收拾了,不過依舊被一次性的索要了大量各種物資。

    印國這邊咬死了不松口,赫國那邊各種暴躁,差點就被氣得直接動手了。

    識薇嗑瓜子看戲,倒是挺樂呵。

    最后赫國那邊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讓裴真言出馬,到識薇耳邊吹枕頭風去。顯然是認定了兩人之間沒什么清白可言。

    裴真言無動于衷,赫國的人只當他不樂意,一波一波的人上前勸說,許諾了若干好處。

    然后這位七王爺終于答應試試。

    試試的結果就是,“上將軍答應,領土可以還回來一半,但是其他東西,要全部增加一倍。這是底線,要不然就按照原本的條件。”

    赫國幾欲嘔血,但還是答應了,雖然又賠進去了大量的錢財寶物物資,但是,被印國占領的領土是整個赫國的三分之一,能拿回來一半,賠進去的那些東西又算得什么。

    赫國卻不知道,這才是識薇原本想要的,還是那句話,國土面積太大了,治理不過來,一開始就準備還一半給赫國,只是,一開始就那么說,其他東西可就得不到那么多。

    如此,裴真言得了一份功勞,撈了不少好處,倒是識薇色令智昏的名頭倒是更上一層樓,這以前都說女人紅顏禍水,男人被迷得暈了頭,卻原來,反過來效果也是一樣的。

    要說印國也知道識薇的計劃,但是,聽到某些言論,還是一言難盡。

    基本協議達成,識薇準備走人了,“我回去準備迎親,剩下的,你們記得給本將軍搞定了,迎親的行頭準備好,本將軍就回來,花不了多少時間,如果這段時間你們搞不定,呵……”

    ------題外話------

    《美人》大概明天就能結束了,最遲后天,新文《權臣家有神醫妻》求關注~~

    美人梟最新章節。
三重魔力APP下载
打长沙麻将高级心得 河南22选5预测 好玩的pc单机游戏 陕西十分快乐 云南11选5开奖直 哈尔滨麻将群无押金 全民捕鱼兑换码 斗牛棋牌怎么玩的图 3d定胆杀号精准 哈尔滨麻将死卡技巧视频 上海时时彩技巧 竞彩网完场比分500 棋牌乐游戏 江西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11选5顺口溜 捕鱼欢乐炸破解版哪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