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仙子請自重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冥之海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冥之海

    意外闖入天樞神闕范圍,居然沒挨揍,反而得了個地圖,秦弈也是沒想到,掂著玉簡翻來覆去地看,好像上面有花一樣。

    “棒棒,你說,這老道姑怎么忽然這么好?”

    流蘇憋了一肚子笑意,就是不肯告訴他真相,只是涼涼地道:“誰知道呢,你們總之沒仇吧,人家也是個正道,總不會沒事就把你抓起來。”

    秦弈沉思:“可能她也覺得拆散我和明河不太好,郎才女貌嘛。”

    “是是是。”流蘇道:“說不定她自己看上你了,覺得你細皮嫩肉的值得拿個鬃毛刷子刷一刷。”

    “去~”秦弈曲起手臂秀了下肌肉:“我這還細皮嫩肉?”

    “嗯,這個樣子更扛刷,比那些小白臉強。”

    “棒棒你很有經驗啊。”

    “……扯老道姑就扯老道姑,關我何事?”

    秦弈道:“按老道姑這個意思,明河此時好像在北冥?”

    流蘇斜睨著他:“在北冥又怎么了?人明河也不是一天到晚清修啊,要不然怎么可能長進這么快?”

    “我的意思是說,都在北冥,此去會遇上?”

    “北冥是個海,知道什么是海嗎?”流蘇張開手比劃:“這么大!你去個海就能遇上熟人?”

    秦弈干咳兩聲,好像是想多了。不過這個也不能怪自己多想,當年東海多大啊,要比北冥大吧?還不是照樣見到了師姐?

    別的不說,這北邊凍土多廣淼啊,怎么就闖進天樞神闕了呢?

    這就是緣嘛。

    和明河有沒有緣,此去就知道了!

    …………

    北冥。

    陽光不至,四處沉沉。

    海上盡是霧靄,海水都是黑的。配著有些冰山在海中隱現,黑白交錯,形貌極異。

    就連冰山融水,流入海中,還是黑的。

    雖有風過,霧靄不散,水波不興,死寂沉沉的,好像死海。

    明河就坐在一座冰山之頂,閉目盤坐。

    她在此地修行有段時間了,秦弈去龍淵城之前,她就來北冥了,不過這所謂有段時間也就不到一個月,對于修行而言,閉目即過,和剛來差不多。

    也沒比秦弈多走幾個地方。

    不過明河在這里,確實很有所悟。

    她感到了幽冥意,很淡,但確實有。而且這種北冥之海,和寧靜的冥河……真的很像。

    她的前世沖突,和李無仙并不一樣。她沒有李無仙那種強烈的敵對和排斥感,而前世冥河也沒有那么強烈的獨占欲和掌控欲。

    雙方似有一種默契,求得一個均衡點就行,別鬧得要死要活的。

    大家都是有道行的人,鬧成那樣有意思?

    只不過這種均衡也要很小心就是了,明河當然不愿意失去自己的主導性。

    對方似也不強求,很安靜。

    修行到了乾元,這種默契就更濃郁了,其實在很多時候,明河已經分不清自己是前世還是今生,可以說除秦弈之外的地方,她就是清冷孤懸,猶如萬古淌流的冥河水。

    她也沒有像李無仙那樣分出兩種意識在交鋒,前世今生,本為一人。

    一切都往最好的方向進行,繼續這樣下去,她可以逐步消化前世的所有記憶,但自己的自主性不會受到困擾,甚至還能接收前世的一切能力與殘存的神性,只需要承擔前世的因果就可以了。

    天樞神闕和師父的護持,早就助她渡過了最危險的暉陽階段。有曦月在,她只要不貿然再往冥河跑,基本就是穩的。

    當然,這種最好的方向也會導致一定的弊端,因為這樣你必然會受到前世情感的影響,前世喜歡的人,你肯定討厭不起來,前世討厭的人,你肯定不會喜歡。這本就是轉世的生命承續的一種形式,也是因果承續的形式。

    對應在冥河這兒,它沒有情感……

    明河自己的修行,也是往這個方向。

    二者本來就非常容易融合。

    如果一切走向這個點,那她也就不會再愛秦弈了。

    這是必然。

    比如現在,當身處夜色北冥,四周寂然,寒風繚繞,明河壓根就想不起秦弈的影子。

    無悲無喜,無偏無倚,遙觀人世,不涉纖塵。

    某種意義上,這是好事。明河自己本來就想要這樣的修行,那一年的南離,沾染的紅塵,早晚有一天要散去的。

    只不過……好像是被他同化了一些什么。

    曾經覺得這種修行才是太上,可如今總覺得缺了點什么,這樣的活著,這樣的長生,真的有意義嗎?

    這一設問,若是堪過去的話,可能就是無相之證了。

    只不過所謂的堪過去……是哪個答案算堪過?

    暫時未知。

    希望在此北冥之海,能有所得。

    明河睜開眼睛,眼眸在夜色里淡然如水,與前方的冰山遙相輝映。

    “這里確實有幽冥意……并不是因為性質相近,是真的有幽冥的東西在此,越是修行,越是感覺明確。”明河低頭看著海面,心中暗道:“這是怎么回事?血幽之界已經基本整合完畢,并沒有其他碎塊了啊……”

    “不對,還有。”

    “忘川……幽皇宗遺址。”

    “可師父不是說,這地方應該是被菩提寺藏起來了嗎?”

    “難道……是藏在這個地方?從大荒極東之處,藏到了神州極北?至于嗎?”明河不解地皺眉:“難道說,還有另一塊未知碎片,連輕影都不知道?”

    也是正合明河在此,換了個任何人,哪怕玉真人孟輕影在這兒,對幽冥之意的敏感性都未必比得上明河。

    這種空間錯亂交疊的所在,本身又是很有近似幽冥感覺的地方,換了別人是真不會想到有幽冥碎片在此的。

    偏偏明河就可能有感。

    “師父說,此地可能還有旸谷相疊。”

    “日出之谷,日落之海,無日之幽冥,竟然全部疊在一起嗎?”

    “我得去找找。來這里這么久了,也未見旸谷入口究竟在哪,便是不為尋幽,光是見證遠古之地,也有所益。”

    明河拿定主意,身形一晃,已然不見。

    在她原先靜坐的冰山底部,極深極深的萬里深淵,有低沉的聲音嘆息:“可怕的坤道。還好走了……娘希匹的壓制的大伙都不敢動。”

    有別人道:“可她不像是離開吧……莫非是去?”

    “能去哪?最扭曲之所在,魔主演化之地。”先前那人幸災樂禍:“就看他們狗咬狗,說不定還有我們的好處。”

    秦弈差不多就在這時抵達了北冥邊緣。

    仿佛下方的凍土開始皸裂,大大小小的冰川向前蔓延,又更裂得遠了,變成了漂浮的碎冰,在死寂的黑色海洋上凝而不動,場面就像是靜止了的油畫一般。

    秦弈的目光望遠,投向廣淼幽垠的最深處,幽沉若死,極寒如冰,讓人血脈都要隨之凝結。那幽垠極深不見之處,好像有什么吞噬的黑洞,要將一切埋葬。

    “我不信先祖誕生之時,此地會是這樣模樣。”羽裳忍不住道。

    “我也不信。”秦弈幽幽地看著遠方,這種死寂的詭異感,和鯤鵬之大根本不是一個相性,此地已經變了,和遠古流蘇所知不一樣,也和羽裳從鯤鵬那里得到的傳承大不相同。

    和有族群聚居的傳聞也很不搭,疑似被騙了。

    這是全新的探索之域。

    區區冥華玉晶,在這么廣淼黑暗的地方,怎么找?

    ————

    ps:今天接到出版社通知,本書在臺灣出版的銷量已降到一百多套,該腰斬了。有臺灣地區的書友互相轉告一下,能挽救的就挽救一下,有心無力就算了吧,斬就斬了。大陸書友也不用勉強,運費比書貴。

    ps2:別再問有沒有刪節有沒有加料了,一提繁體就有人問。重復一遍沒有刪節也沒有加料,就是原版,我每天更新都來不及哪來的時間搞另一版。還有臺灣出版不代表作者是臺灣人,很多大陸網文出繁體版的。別問這么蛋疼的問題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仙子請自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三重魔力APP下载
韩国快乐8开奖时间 极速飞艇彩票计划 大众麻将扎鸟怎么玩 意甲直播免费观看 好玩的棋牌游戏手机 1分赛车-首页 今日股票行情分析 喜迎棋牌游戏2018官方下载 3d最准确的独胆计算方法 四季湖南麻将作弊器 平特肖怎么计算出来的 一分钟十一选五平台 富贵乐园2棋牌 500万彩票网电脑版比分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血 cba直播最新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