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田園醫妻傲嬌郎 > 第65章都死了
    “你怎么又來了?”竹筒里傳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的聲音,。

    “我……郡守府里來了個神醫,聽說把郡守的……瘋癥治好了。”賈老板略有些顫抖的聲音。

    聽到這里,林晗玉得意地朝張景濃拋了個眼色,意思是:你聽,清楚吧。

    張景濃挑了挑眉,毫不吝嗇地回了個你真棒的眼色。

    因為怕線長了影響監聽效果,所以兩個竹筒之間的連線非常短,短得兩人的臉相隔只有不到半尺,剛才仔細留意著聽筒的聲音時還好,現在面對面來了個眼神交流,突然,林晗玉覺得氣氛開始尷尬了,異常地尷尬。

    她低頭,不敢去看近在咫尺的那張臉。

    一個男人長得那么好看做什么呢,白皙的皮膚甚至比一般的女人還好,簡直是讓人又愛又恨嘛。

    張景濃卻絲毫不覺得不妥,目不斜視,挺專注地聽著竹筒里傳來的聲音。對比之下,林晗玉頓時覺得自己還是想太多了,現在的她可是披著一個十二歲小姑娘的皮囊,在人家張景濃看來,不過就是一個小孩子嘛,哪里會尷尬。她內心哼哼自嘲兩聲,也將注意力放在了聽筒里傳來的聲音上面。

    而此時隔壁房間里,賈老板有些坐立不安,望著穩坐在自己對面不當一回事的男人捉急卻無可奈何。

    “您……倒是給個主意才好啊,謀害郡守,那可是滅門的大罪啊。”

    “滅門?”那男人呲笑,“沒那么嚴重,我早就調查過你了,你在此地遠無親近無鄰的,孤家寡人一個,哪有什么門。你放心好了,要是真出了事,我會好好安置你的婆娘女兒的。”

    賈老板一聽,頓時冒了一頭冷汗,這人擺明是要棄他了。棄他沒關系,但把婆娘女兒交給他,他不放心。

    “你……不要欺人太甚,狗急了還咬人呢,信不信我……我去揭發你!”賈老板急得站了起來,顫顫巍巍地指著那人。

    “揭發?”那人冷笑,“揭發我什么?”

    “是……是你給我的那種果皮,也是你指使我放進茶葉里的!”

    “證據呢,動機呢,好處呢?”男人得意哈哈大笑。

    賈老板卻一臉痛苦地跌坐回椅子,對啊,證據呢,動機呢,好處呢?

    唯一的證據就是那些果皮,但從兩年開始他就從南方來的一個商隊買進了,后來那商隊突然消失了,而這男人又拎著不要錢的果皮出現在他面前。證據,拿得出來的證據只能證明自己購買過果皮而已。

    而動機和好處就更明顯了,利在他這邊,連傻瓜都會相信是他為了賺錢故意在茶中添加了讓人成癮的果皮。

    他早該想到這些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是他貪一時之利,將自己和妻兒陷入了絕境之中。

    都是自己的錯啊,賈老板的目光灰暗,如將死一般。

    “你也不用這么悲觀,再給你指一條明路,如何?”

    賈老板的眼睛出現了一絲亮光,盯著那男人,“什么明路?”

    “走。”

    “走?”

    “沒錯。現在郡守府的人不是還沒懷疑到你身上么,你趁現在趕緊走,往南邊走,回自己老家去,你放心,你的妻兒就在那邊等你呢,我這里還有五塊金,你一并拿去,做點本錢到時再開一家茶葉店,好好過下半輩子。”

    男人將一個錢袋放在桌上,賈老板慢慢伸手去拿,似乎還有點不敢相信,五塊金子,那可不是小數目。

    直到看到里面黃澄澄的金塊,他終于相信了,但又更迷惑了。

    “你……到底是圖什么?跟郡守大人有仇?”

    男人輕輕搖了搖頭,“別問太多,對你沒好處。”

    賈老板點頭,靜靜地拿著錢袋子站起身離開。

    *

    林晗玉皺眉放下竹筒并將絲線扯下。

    “現在怎么辦?”她問張景濃。

    “我們只負責調查,現在事情清楚,剩下的應該由郡守定奪了。”

    林晗玉點頭,“那你覺得那人是為什么要害郡守?”

    “害人的原因不過有三,一是為了利,二是為了財,三是為了權。郡守樹大招風,三種可能都有,至于具體是哪一種,把隔壁房間里的人抓起來審一審便能清楚了。”

    “嗯,這倒也是。”

    林晗玉交待了李五把房間里的人看牢,一旦外出直接扣下來,然后就跟張景濃去了郡守府。

    “他奶奶的,居然還真有人要害我。”

    知道并非是香云坊老頭的主謀,陳望有一點欣慰,可是也不能放過,不管害人的原因是什么,害人就是犯罪,雖可同情卻不可原諒。

    “來人。”

    王虎小跑進來候命。

    “讓謝參軍去大豐客棧給我抓人,另外,你親自去城門給我守著,看到香云坊那老頭,立即給我抓來。他奶奶地,敢害我,我非得親自問個清楚不可。”

    陳望擲下令牌,王虎領牌而去。

    *

    三刻鐘后,王虎進來回話。

    兩個都死了。

    香云坊的賈老板果真帶著包袱要出城,見有人抓捕當場就嚇得撞了墻,腦漿子和鮮血濺了一地。

    大豐客棧里的那人倒是老老實實地坐在房間里,像是知道有人要去抓一樣,看到謝參軍帶人沖進去一點都不慌張,靜靜地喝下手里早就端好的一杯水。謝參軍等人還沒走近,那人便突然全身抽搐、呼吸不能,最后七竅流血而亡。仵作已經驗過了,原來水里加了砒霜。仵作還道,普通帶紅黑色的那種砒霜藥房里常售,一般百姓買來藥耗子用的,不過這人用的卻是無色無味的上等貨,只需要指甲蓋那大一丁點便能即時斃命。

    兩個人都死了,看似案子已經結了,可是林晗玉更迷惑了,動機呢?

    人死線索斷,陳望失落了一陣子。這次是真心失落,因為林晗玉在他臉上看到了明顯的皺紋,那皺紋讓他仿佛老了好幾歲。

    不過陳望畢竟是陳望,曾經戰場上以一擋百的英雄,現在也是號令三軍的大將軍,所有的失落和傷感在他的臉上都不會停留太久。

    一盞茶的時間,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臉上。

    “陳大哥,其實這件事應該還可以再調查一下的。”林晗玉想了想覺得不放心,“那自殺的男人身上的通行公文是假的,可是說是假的,做得像真的一樣,有這種本事的人應該不多,或者就是政……呃,官府部門里的蛀蟲收了錢做了假,真要查,應該不難。還有……”

    她剛才想到還有一點線索可以查一下的,可是腦袋突然掉了線,忘記了。

    “不用了,這事就這樣讓他過去吧。”陳望臉上擠出笑容,“每年總會蹦出一兩個害我的人來,只是今年這個比較花了點腦子罷了。以前都是明槍暗箭地,這次居然有了新花樣,倒是讓他對明年的有了點期盼。”

    陳望說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來,笑到最后連眼淚都出來了。

    林晗玉真是被他這番話弄得哭笑不得,還有人期望著害自己的人出陳推新的。

    案子雖然告了一段落,但陳望的罌粟之癮還在。

    林晗玉告訴他,戒斷反應雖然重了點,但只要挺過去,不再沾染罌粟,一次會比一次更輕,到最后就能痊愈。

    一天沒喝那茶,瘋癥又出來了。

    這次,陳望早有準備,當有一點感受的時候,他便讓王虎用牛皮筋做的繩子將他綁在大柱之上,并交待瘋癥停止之前,誰都不許擅自解開。發作厲害時,他差點咬碎了一口的牙齒,可是他仍拒絕張景濃的治療,要自己硬扛過去。

    看著一個意氣風發的英雄被罌粟之癮折磨得吼天喊地,林晗玉有些感傷,能讓英雄折腰的除了美人還有這毒品,毒品在哪個世界都是害人的東西。

    因為不放心陳望,林晗玉在望天城待了七天。期間陳望毒癮發作了七次,雖然每次發作都很厲害,但間隔的時間一次比一次更久了,持續的時間卻一次比一次更短了。最后一次,陳望已經不需要用牛皮筋綁住自己也能清醒地應付過去了。不過這七天對陳望的身體的消耗也大,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林晗玉交待廚房做了些補氣養血藥膳讓他時時換著吃。

    陳望畢竟不是普通人,注定不會被罌粟之毒打倒,林晗玉相信以陳望的決心和勇氣,很快便能恢復,于是就要告辭。陳望知道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挽留,只是在她辭行的那天拿了塊玉佩出來送她,說是補送認親的信物。

    林晗玉訝,不敢收,認親之事她和他都知道不過是陳華為了方便她在七國之間行走而已。

    可是陳望非讓她收下,說這個妹妹他認定了,還說家有一醫如有一寶,以后他和陳華看病還能免費了,省錢不少。

    陳望如此說,林晗玉反而不好意思推卻了,加上她也喜歡陳望這個人,只是她身無長物,想來想去,便將熊志送她的烏金匕首送給了陳望作為交換信物。

    陳望欣然收下。

    *

    張景濃有事要去西邊,林晗玉還要去榮國,繼續北行,兩人就在郡守府門前揮手告別。

    就在張景濃勒緊韁繩要調轉馬頭時,林晗玉突然驚呼了一聲,“我想到線索了!”

    “什么線索?”張景濃放松了韁繩,笑問。

    “關于謀害陳大哥的那個人啊,他自殺用的是砒霜。后來我去酒樓查看過那杯里的殘粉,那砒霜質地純凈,色白,根本不是普通藥房里賣的那種提純不高的用來殺老鼠的劣質砒霜。我之前聽人說過,質地純的砒霜一般只供應王室貴族。所以說……”

    “所以說你以為陳望不知道這點么?你以為陳望臉上的失落是因為什么?”張景濃打斷了林晗玉的話。

    “你的意思是……”林晗玉突然覺得寒心,難道說是楚王的人派人來害的陳望?

    可是為什么?陳望不是最勇猛的大將,替楚王守護著邊關重地么?

    “有些事情你不懂,不過也不需要懂,好好地做你的生意或者大夫就好。知道么?”

    張景濃嘴角仍是掛著溫柔的笑意,可是林晗玉卻覺得他的笑意里有絲悲涼,是他也替陳望感到不值和擔憂么?

    林晗玉翻身下馬。

    “你去哪兒?”

    “我要去提醒陳大哥。”

    “笨蛋!”張景濃失笑罵了聲,“他若還用你提醒早就死了一百次了。回來吧,你這樣進去只會讓他更難堪而已。”

    林晗玉頓住,張景濃的話并非沒道理。

    而且……剛才張景濃罵的那句笨蛋突然讓她有種親切感,就好像兩人之間那種普通相識的關系終于突破了一層無形的模,向好朋友這個稱謂更靠近了一點。想到這里,她有些小開心。張景濃這種神醫的存在如果成為了她的朋友,嘿嘿,光想想就覺得與有榮焉。

    張景濃見林晗玉愣在那里,以為她仍想不通,繼續道:“放心,楚王不會真要了陳望的命的,如果不是我們先到,也許楚王的太醫也到了。陳望畢竟是有能力的,楚王要用,也要防,要嚇,也要哄。不管是想用罌粟之毒牽制、限制還是控制,總之不會讓陳望真正有性命之憂的。”

    “太復雜了。”林晗玉搖頭,她真心理解不了這些政客的門門道道。不過聽到陳望性命無憂她就放心了。

    回身上馬,她再次向張景濃告辭,“張兄,后會有期。”

    這一次,她先拉緊了韁繩,說完了就調轉馬頭向北而去。

    轉過身時,她心里有點小興奮。她剛才叫他張兄了,嘿嘿,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在有意高攀呢,還有,剛才那一扯韁繩扭馬頭轉身,她可是故意做得干凈利落,帥氣逼人,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了。

    北城門,林二桌和小穩早已經共騎一匹馬等在那里了,看到林晗玉到了,三人打馬出城。

    *

    出望天城再過落雁關就不是楚國地界了。

    聽說這里原屬一個叫做應的小國,可那小國君主不爭氣,錯過了勵精圖治的時機,當三面的楚、榮、協國奮而發進,這小小的應國便被一點一點瓜分了,連國君都改姓逃了亡。

    好肉都吃光了,剩下一點湯水,三國反而誰都不要了。

    不要不代表就此放過。這一塊三不管地界,是山嶺之間的一塊平原地帶,地肥水美,物產豐富。榮楚兩國邊境之地也算富饒,并不把這點湯水太看在眼里,但協國就不同了,協國兵強馬壯,農業經濟卻不發達,于是,邊關那些人馬就盯著這點湯水,時不時見湯有些濃了便打馬過來喝幾口。

    長此以往,此地的居民能走的都走了,剩下些走不動的茍延殘喘著,雖然守著良田卻無心也無力耕耘,田地里漸漸草比莊稼長得更茂盛,居民的生活相當困苦。

    林晗玉聽陳望說起過這村,有心理準備,卻沒想到比她想象的還要窮。

    到處都是都是破壁殘垣,像是根本沒人住似的。

    “這個村不會根本沒人住吧,這明明都已經是晚飯時間了,連陣煙火味都聞不到。”林二桌皺眉,這好不容易看到個村,居然是無人村,簡直比沒看到村落還倒霉。

    一只野貓突然竄了出來,弄倒了一個破罐子,嚇得小穩雙手抱緊了林二桌,眼睛卻看著林晗玉,“姐姐,我點怕。”

    林晗玉也怕,就像林二桌說的,這都晚飯時間了,家家戶戶都沒升起炊煙,有古怪啊。

    這村肯定是有住人的,剛才她留意到那些田地,還有路。

    外圍幾塊田的荒蕪得很,全是高高的狗尾馬草,可是走進村里,就發現好田都藏在里面呢,田里的禾苗正長得壯,地里的草也鋤著干凈。

    大路小路上也不見雜草。這個時代的村路都是泥鋪的,只要一兩個月沒人經過,那草便能長到腳踝高,不見雜草也就說明那路天天都有人走,而且還不少。

    越往村里走,那氣氛越是恐怖,兩邊的房屋門前都突然多了些白燈籠,隱約著,似乎有哭聲,還在鑼鼓聲。可是又看不到哪家人來人往地辦白事。

    “妹妹,要不咱們去下一個村吧,這村有點恐怖,我都起雞皮了。”林二桌也有點怕了,他不想告訴妹妹,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血和鬼。

    “沒事,有動靜是好事,要是真沒動靜才麻煩,咱們又吃啃干糧了。”

    “姐姐,我也怕。”小穩嚇得一臉青白。

    “那姐姐走前面,你和哥哥跟著。”

    林晗玉正要揚鞭上前,林二桌攔住她,“不行,有哥哥在,哪有讓妹妹走前面的道理。”

    林二桌雖然怕,但他還是硬著頭皮走在前面,見鬼事小,被妹妹小瞧了可事大了。

    林二桌剛走前面,突然看到遠處隱隱地飄著個白色的物體,小穩也看到了,啊地一聲叫了出來,這一叫,那物體已經近到眼前,分明是一只白衣長舌篷頭鬼,腳不沾地,在空中一跳一跳地。

    “你……我……只是經過的,你冤有頭債有主,找害死你的人去,千萬別找我和我家妹妹啊。”林二桌閉著眼睛舉手求放過。

    “哥,別怕,他是人不是鬼。”林晗玉盯著那鬼,挑眉,“道具做得不錯,隱形效果也可以,就是這太陽還沒下山,你這影子也太明顯了,不是說鬼沒影子的么?”

    那鬼突然伸手,將垂在前面的頭發往后一撥,“誰說鬼沒影子的,你見過鬼?”

    聲音明顯就是個中氣十足的少年,哪里是什么鬼!

    林二桌氣得跳下了馬,朝那鬼走過去。

    這近距離一看,林二桌更氣了,哪里是什么空中飛,分明是腳上踩著副高蹺,只是那高蹺的顏色與四周顏色相近,遠看不覺罷了。

    “你敢裝神弄鬼?看我今天不把你的高蹺折斷。”林二桌挽起袖子就要去拆那少年腳下的高蹺。那少年節節后退,求饒,“我只是要嚇你們離開,可沒存不良之心。”

    這時,少年身后陸續走出不少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過和林家村的情況一樣,大多是老弱病殘。

    見少年被追,紛紛攔著林二桌。

    “不許打右珍姐!”

    “右珍是幫大家的。”

    林晗玉也叫住林二桌,“哥,別鬧了,人家也是情非得已,而且咱們路過打擾本來就是我們不對。”

    林二桌聽到妹妹阻止才放下了拳頭,那高蹺上的少年朝他拱手,“對不住了,我請你們到我家里吃飯吧。”

    林二桌聽到有飯吃,總算消了氣。

    “算你識相。”

    少年跳下高蹺,摘了假發,脫下白衣,臉上的白粉一抹凈,分明就是個俊俏的小公子,不,小姑娘。

    叫右珍的小姑娘朝身邊的眾人道:“沒事了,你們各自回屋吧,今天那些賊人應該不會來了,大家該生火做飯的做飯,該哄小孩子睡覺的哄小孩子,這幾個外鄉過路人由我來招呼就行了。

    眾人散去。

    “你是女的?”林二桌指著那右珍大驚。

    “對啊,我就是個女的,怎么,想打架呀,我可不一定會輸你。”右珍挽起袖子,比了比拳頭。

    “不,不是,我是說,你剛才的聲音和現在的聲音怎么不一樣了。”林二桌不好意思地撓頭,他剛才居然差點打了個姑娘,真是丟臉死了。

    “我會學各種聲音,而且惟妙惟肖。”右珍怕他們不信,當場學了幾種聲音,有蒼老的婦人,有牙牙學語的稚童,還有鳥叫蟲鳴,當真學什么像什么。

    “你真厲害。”林二桌就只會學幾聲鳥叫,牛叫什么的,學其他人說話可不行。

    “我不會別的,就會這個,所以裝鬼嚇嚇那些想進村來搶掠的壞人,今天不小心嚇到你們了,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我們哪里會被區區一個鬼嚇到呢。”林二桌擺手。

    小穩腹誹,嘿嘿,剛才是誰嚇得差點摔下馬去的。

    “對了,你們今天是走哪邊過來?”右珍問。

    “太成郡。”

    “哦,太成郡啊,難怪,若是從榮國和協國肯定是過不來的。”

    “為什么?”

    “今天兩國在十里坡那邊又交戰啦。本來自公子木兩月前駐守金平關以來,協國一直老實得像耗子似的,今天不知道怎么突然發起偷襲,可惜我娘不讓我出村,不然也能見識一下公子木戰場的風姿。”

    公子木?林晗玉想起了那個傲嬌的家伙。

    ------題外話------

    作者君:咦,我好像聽到了男主的名字。

    男主:你想怎么樣,雖然主角總是最后出場,但你不怕把我雪藏太久讀者都走光了么。

    女主:咦,誰是男主?

    男主:丑女,你……欠救!

    作者君:別太激動,再熱熱身,什么時候放你出來我說了算。

    男主:拿我的一百尺的大刀來!

    作者君:本人正在逃亡,有事請留言……
三重魔力APP下载
浙江6+1app 3d开奖结果预测 股票分析 太行山西麻将 疯狂飞艇冠军计划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 25选5几点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开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走 福彩天天选4开奖号码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 辽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188比分直播手机版比 星悦云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中国*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