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阙 > 第18章 弱冠系虏请长缨!

第18章 弱冠系虏请长缨!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啊)

    “我为何想去西域……”

    任弘想了想后,看向西方道:“下吏听说,自博望侯因开通往西域的道路而得封侯后,边地的官吏士卒争着上书孝武皇帝,陈述外邦珍品、怪事、利害,愿为使者。”

    “而孝武皇帝认为西域遥远,并非人人愿去,故但凡上书者,就来者不拒,都充入使团,又广召能人异士,刑徒罪吏,不问其出身,赐予符节,派遣出使。”

    “于是一年派出使者,多者十余批,少时五、六批,葱岭以东诸邦的,几年就可返回,去远地如安息、身毒的使者,则要八、九年才回。”

    从张骞二次出使到汉武帝?#31456;?#21488;诏,那是汉朝最开放的二十年,也是激荡的二十年。

    通过一**使者的探索,那些《穆天子传?#36144;?#23665;海经》里才存在的传说国度,一个个一一被发现,中亚、波斯、印度,乃至于西海之滨的罗马,一个广袤的世界,随着汉使的脚步,展现在汉人面前!

    原来世界辣么大。

    原来我们的文明,在这寰宇中,并不孤独!

    这是属于汉朝的“地理大发现?#20445;?#35768;许多多?#23601;?#27809;有的物种传入,玉门以西,俨然成了咎待探索的“新大陆?#20445;?br />
    探索和发现的大门,是短暂开放后就此关上?还是让它变大,成为路,成为带?

    任弘想去西域,原因很多,有前世?#38405;?#29255;热土的喜爱,有对历史的遗憾,也有今生困于禁锢的被逼无奈!

    “傅公,我想去西域,当然也和孝武皇帝时的诸多使者一样,因为在那,有数不尽的功名?#36824;螅 ?br />
    任弘道:“也因为在西域,没有人会在意一个?#35828;?#36807;去,只看重他的能力和勇略!”

    “我麾下的吏士中,和你一样打算的人可不少啊。”

    ?#21040;?#23376;看着任弘,似乎已经看透了他的目的:

    “说罢,你又是哪个罪官家的子弟?”

    任宏的身世在籍贯上写的清清楚楚,敦煌区区一督邮都能查到,?#21040;?#23376;更不必说。

    任弘知道,自己做的一?#20449;?#21147;,成败,都在接下来的一句话!

    他向?#21040;?#23376;拱手:“不敢隐瞒傅公,我乃孝武皇帝时,护北军使者任安之孙。”

    ?#21040;?#23376;恍然:“原来,是任少卿啊……”

    “傅公认识大父?”

    “当然认识。”

    ?#21040;樽用?#30528;胡须,看向远方道,笑道:”当年巫蛊事时,我亦在北军!”

    ……

    任弘也打听过?#21040;?#23376;的履历,当然知道他曾在北军的“胡骑营”中做过官……

    作为中央常备军,北军八校的营地遍布三辅,八屯校尉中,惟中垒、射声、虎贲、?#25512;?#22312;城中,分驻四门,而歩兵校尉掌上林苑门之兵,越骑校尉掌越人内附之骑,长水校尉则掌胡骑之在长水宣曲者。

    与其他七校尉不同,胡骑校尉在左冯翊池阳县,离长安隔着?#26174;叮?#25152;以?#20197;说?#36991;开了巫蛊之祸的大?#36965;?#29978;至没赶上长安的血战,只在?#20961;?#21355;太子余党中出了力。

    ?#21040;?#23376;当时只是一个两百石骑吏,跟监护北军的任安更没有直接关联。

    但这并不妨碍?#21040;?#23376;在事后,将任?#37096;?#20570;一个糊涂?#21834;?br />
    “桴鼓立军门,使士大夫乐死战斗,任安作为护北军使者期间,确实很称职,但……”

    但是当抉择来临时,任安却犯蠢了。

    在?#21040;?#23376;看来,若是任安真的对孝武皇帝一片?#20048;遥?#37027;就不要出营受卫太子符节。昔日周亚夫驻细柳营,汉文帝?#23383;粒?#19981;见符节不开营门,卫太子和卫皇帝并无调兵之权,你任安身为卫青舍人,本就与卫霍有脱不开的关系,再出营拜受卫太子符节,几个意思?

    而若是选择了卫太子,就不该?#33267;?#31471;,坐观卫太?#21448;?#36133;!逼得卫太?#21448;?#33021;靠长安四市的数万百姓来作战。

    任安的做法?#27492;?#20013;立,实则既恶了汉武帝,又间接导致了卫太子的败亡,两头不讨好。

    事后任安遭到清算,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十多年前,走在血流如注的长安街头,?#21040;樽有?#26377;余?#36718;?#20313;,也曾?#20351;?#33258;?#28023;?#33509;是自?#28023;?#35813;如何选择?

    “当然是收益最高的选择!“

    ?#21040;?#23376;平日里隐而不发,实则是一个?#19981;?#20882;险,?#19981;?#36172;博的人。该做抉择时,绝不犹豫!

    所以?#21040;?#23376;才在看出朝廷将重开西域后,效仿昔日的终军、张骞,主动请缨,一番说辞让大将军霍光动了心,顺利拿下正使位置。

    又能在天马意外物故,使命失败后,立刻冒险斩杀匈奴使者来为自己将功补过。

    而现在,又一个选择摆在面前,任弘此人,是弃之不顾,还是收入麾下?

    “任安是很愚蠢,不过他的孙儿任弘,倒是一个奋?#36718;?#20154;啊……“

    ?#21040;?#23376;看着任弘,他倒是不在意其过往,在西域混迹的人,有哪个家世是清白的?

    巫蛊已经过去多年,?#21040;?#23376;虽然曾跟李广利西征,但并未因此与贰师系有什么大的?#32454;稹?#20182;更不属于卫霍太子?#24120;?#32780;是不靠天不靠地,只能靠自己本事奋斗的六郡良家子!

    更何况,?#21040;?#23376;实在是?#19981;?#27492;子,任弘说话做事很合自己口胃,能力见识也远超同龄人。

    ?#21040;樽有?#24515;勃勃,想要在西域干下比博望侯还要大的事业,手下就需要各式各样的人才,勇士、译者、骑从,乃至于亡命之徒,边塞和六郡多得是,征募就够了。

    但能辨析大势,独当一面的人,可不多啊,这任弘或是可造之材……

    左?#19994;?#37327;后,这?#20107;?#21334;,收益远大于风险!

    于是?#21040;?#23376;沉吟良久后道:

    “任弘,你所献的烤馕,我先前也有类似的想法,西域麦多粟少,使者和军队入乡随俗,效仿西域诸邦以胡饼为干粮,是不错的法子,这构想,倒是被你完成了,若朝廷认可,也算一件功劳。”

    “不过,即便那烤馕真如你所言,能保存半月,较粟黍更加饱人,但想要朝中?#37038;?#27492;物,甚至将其作为塞北军粮大?#37327;?#21046;,绝非一朝一夕!”

    汉军有成熟的军粮制度,每一项的增减更换,都要经过朝廷的权衡利弊,?#24760;?#25104;本,再慢慢向军中推广,没个大半年,是绝不可能有结果的。

    任弘听出?#21040;?#23376;的言外之意了:你献的烤馕即便能成,功劳落下来也算一年半载的事了,眼下你能指望的,只有我?#21040;?#23376;……

    他立刻?#24230;?#22320;说道:“弘之所以献上烤馕,只因得到好物不敢隐瞒,同时希望,贰师西征时因干粮不足而饿杀汉军士卒的事,不要重演,绝非希望籍此物升官进爵!”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皂帻负此生?弘最希望的,还是能追随傅公,在西域用?#33633;?#23454;的军功,?#27492;?#20219;?#31995;?#19981;忠之名!”

    ?#21040;樽有?#36947;:“善,若真如你所言,?#19968;?#21040;长安后能得到朝廷嘉?#20445;?#20877;度出使西域,你的名籍,当在使团名簿之?#23567;?#20294;我此番回朝复命,再回来时,至少要到来年开春……”

    任弘又听懂了,立刻表态:“我可以辞去悬泉小吏之职,为傅公私从!”

    私从就是门客舍人,大官和豪强的专利,任安当年就是做卫青私从舍人起家的。

    任弘想的却是,他作为小吏拿不到传符离开悬泉置,但作为私从,跟着?#21040;?#23376;就不一样了,若能溜到长安,说不定还能有其他际遇,鸡蛋也不必全放?#21040;?#23376;这……

    “做我的私从?”

    ?#21040;?#23376;却摇了摇头,俯身拾起两根手臂长短胡杨木,一根抛给了任弘,指着他笑道:

    “方才考了你的才识,而现在,该试?#38405;?#30340;手搏本事了!”想和更多志同道?#31995;?#20154;一起聊<汉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三重魔力APP下载
世界著名股票指数 190即时指数足球手机版 广东36选7 湖北麻将app下载 博旅投资理财平台 河南麻将作弊器 七星彩近300期开奖号码 新疆35选7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捷报网 四川快乐12 球探比分网007 江苏11选5开奖 全民福州麻将官网ios nba比分预测分析 20号世界杯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