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阙 > 第87章 卡脖子
    苏薤(xiè))便是粟特?#35828;?#20116;座城市之一,粟特人善商贾,好利,男子年二十便跟随长辈去旁国行商,他们是丝绸之路上的搬运工,东西贸易的主导者,利之所在不辞劳苦。

    史伯刀作为“苏薤王使者?#20445;?#22312;粟特人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商贾,他是安息贵族、月氏歙(xī)侯的座上宾,但今日,在一位汉朝侍郎面前,却如?#35828;?#23039;态,并非没?#24615;?#22240;。

    虽然粟特人也经营宝石、香料、牲畜等生意,但近百年来,他们之所?#38405;?#22987;终在贸?#23383;?#30408;利,主要还是依靠转卖丝绸。

    所以进入汉地?#26680;浚?#26159;维持粟特人生意的重中之重,尤其是将重心放在贸丝的苏薤城。

    但粟特人在大汉的生意,却在今年初遭到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先是二十余名粟特人冒充康居使节,以黄骆驼假冒白骆驼入贡,被识破赶出塞外后竟怀恨在心,掘了居庐仓汉军将士墓地盗取钱帛。

    他们被?#21040;?#23376;使节团逮了个正着,任弘也参与了抓捕行动,那些粟特人或死或伤,剩下的在楼兰城被全部勒死正法。

    但这件事还没完,此事被传回长安后,引发了朝廷震怒。

    康居王二十年前曾帮助大宛与汉军对抗,又素?#20174;?#21256;奴单于亲近,如今出了这种事,自然被汉朝视为邪恶国家。

    制裁,必须制裁!

    掌管诸侯及藩属国事务的大鸿胪立刻下令,将滞留长安、?#28216;?#30340;康居人、粟特人全部驱逐出境!

    玉门关、阳关不再接纳康居粟特商贾入境,不管是贸易,还是打着朝贡的名义。

    史伯刀可怜巴巴地说道:

    “成群的粟特驼队等在玉门关外,却没有货物供它们载运;康居、大宛的集市少了丝绸,人冷清了许多;安息、条支的王公几次派人催促,若无丝绸,祭袍与旗帜便只能用当地普通布匹。”

    “不对罢。”

    任弘笑道:“大汉虽禁了康居粟特商贾入关,但其他诸邦使节商贾,如大宛、月氏、安息,皆出入无阻,他们亦得了许多丝帛作为赠赐,前段时间还从扦泥城路过。”

    这才是最让人着急的地方啊,随着汉军重新控制楼兰,从盐泽到玉门关的亭?#19979;?#32493;恢复。

    鄯善国也在任弘主持下,将过路费减半,并杜绝了婼羌?#35828;那?#21163;,转而为婼羌武士与商队牵线,由商队缴纳一?#26102;?#25252;费,婼羌武?#31185;?#30528;骏马与牦牛,保证他们沿途安全。

    丝路东端从未如此畅通过,但这份繁荣却没有粟特?#35828;?#20221;。

    半年了,粟特人再未能从大汉获得一匹丝绸,如同被人卡住脖子,断了水断了粮,能不着急么?

    史伯刀十分无奈,任弘却知道,经济制裁,这不过是大汉的寻常操作。

    早在吕后执政时,?#25237;阅显交游?#36807;贸易大棒,禁止关市向?#26174;?#22269;出口铁器、母马。

    ?#26174;?#29579;?#20877;?#34987;卡脖子卡得难受,一怒之下与汉朝开战,双方断断续续打了几年,直到汉文帝上位?#21028;?#25112;。

    在此之后,为了对付匈奴,关禁律令陆续出台,首先是“胡市吏、民不?#36152;直?#22120;及铁出关?#20445;?#31918;食、弓弩和马匹也在禁绝之?#23567;?br />
    光靠走私?#22675;唬?#21256;奴单于只能拼命压榨西域,从城郭诸国获得所需之物。

    西域诸邦亦然,一旦对汉朝有所不敬,朝贡生意就不要想做了。

    更让西方世界难受的是,这年?#20998;?#26377;汉朝卡别人脖子,别人休想卡汉朝脖子。天朝地大物博,不需外国之物,真不是吹牛的。

    随着大汉夺取河?#20303;⒑游鰨?#27700;草丰饶,牲畜完全足够,而南方广袤,盛产姜桂?#35748;?#26009;。十三刺史部,百余个郡各有特产,货殖内部交流即可。没有哪种事关国家命脉的商品,需要靠外贸来解决。

    虽然汉武帝在世时很?#19981;?#22806;国珍怪,欲钓胡、羌之宝。但眼下大将军霍光执政,皇帝年纪尚幼,提倡节俭,对葱岭以西的奢侈品没太大需求。

    更何况,禁令只针对康居及其五个粟特属邦,大宛马,身毒布,罽宾的毛毯,依然陆续被各邦送来交换丝绸。

    作为理亏弱势一方,粟特人也不敢谴责大汉的贸易保护主义,只能可怜巴巴地派人去服软谈?#23567;?br />
    他们至玉门说明缘由:

    “粟特臣属于康居,有五小王︰一曰苏薤王,治苏薤城;二曰附墨王,治附墨城;三?#33719;粒▂?#24120;?#21311;王,?#21153;?#21311;城;四曰罽(jì)王,治罽城;五曰?#39532;K王,治?#39532;K城。”

    “先前以黄骆驼诈为白骆驼,更掘上邦将士冢者,附墨城沙姓胡人恶商也,与其余四城良贾何干?”

    看上去其余四城被牵连的确冤枉,但天朝官员哪会跟你?#36214;附?#36947;理啊,直接一刀切下来,不是也是了。

    粟特人在玉门关碰了一鼻子灰,眼下他们在?#24615;?#30340;势力,也远不如魏晋隋唐时?#21069;?#22823;,贿赂都找不到门路。

    倒是数次出入汉地,了解汉人心思的史伯刀捋清了整件事的经过。他觉得想要重新打开商路,首先要带着几头真正的白骆驼去向大汉赔罪,顺便祭奠那些被掘的汉军坟冢,或能得到大汉原谅,取消禁令。

    当然,想要做成此事,还得有人替他们引荐,与管着玉门关及西域事务的义阳侯?#21040;?#23376;搭上线。

    史伯刀将目标放在两个人身上:伊循司马奚充国,扦泥司马任弘,据说都是楼兰之役的功臣,?#21040;?#23376;身边的大红人,数月前回程时,便?#26469;?#25308;访。

    奚充国一点不?#25512;?#30452;接令麾下孙十万、司马舒将粟特人连同他们的礼物,一起扔出了伊循城,根本没法谈。

    倒是任侍郎比较通情达理,还愿意见史伯刀一面。

    但他同样拒绝了粟特人奉上的?#35272;?#22899;奴,对盘子里的?#24179;?#21644;宝石,也随便拨弄了下,便没了兴趣。

    那时任弘只对史伯刀,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我要的东西,?#21363;?#26469;了?”

    如今三个月未见,史伯刀去而复返,任弘也不废话了,目光放在他?#38468;?#26469;的大袋子上。

    “当初便说好了,三个月内,你若能全部找到带来,此事还有得谈,若是少了一样……”

    “任侍郎安心!”

    史伯刀露出了他标志的笑:“任侍郎所需之物,皆远在葱岭以西,有的还较为常见,有的则踪迹难?#21834;?#21487;吾等是粟特商,天上的月?#21015;?#36784;摘不下来,但只要是这世上能够买卖的货物,粟特人便能找到!”

    说着,他便从袋子里?#36152;?#20102;第一样东西。

    那是几小袋种子,狭长而呈黄绿色,腹面中央有明显的颜色较浅的纵棱。史伯刀取了几?#29275;?#21452;手呈与任弘。

    放在鼻子前一?#29275;?#19968;股微辛的异香直冲肺腑!

    熟悉的味道,这便是任弘垂涎已久的“安息芹?#20445;?#20063;就是孜然种子。

    一年前,任弘从去大宛回来的卢?#27966;?#25163;中得到了十几枚种子,种在悬泉置,托夏丁卯帮他照料,现在应该长成一片了吧?但要想吃上孜然烤羊肉,那点孜然还?#23545;?#19981;够,得让它长遍西域、?#28216;韃判邪 ?br />
    这时候,史伯刀又取出了第二样东西,一个袋子倒在地上,二三十个干瘪的淡红色小球滚了出来。

    任弘拿起一枚,发现它们不过耳朵大小,经过长途旅行后,这些圆形鳞茎已经彻底干瘪,得用手使劲撕开表面的干皮,一层接一层,直到快撕完时,还保持水分的白色鳞茎才露了出来。

    他用小刀轻轻划开那最后一点指尖大的鳞茎,将其凑到鼻子前闻了?#29275;?#19968;时竟辣得眼泪直冒。

    没错了,这味道,这效果,确实是后世的洋葱无疑!

    “这胡葱,是在?#26410;?#25214;到的?”任弘擦了擦泪问道。

    史伯刀道:“此物产于安息,安息人以之为神符,大夏人也?#19981;?#20197;之入?#24120;?#35748;为能激发士卒勇气,?#29275;?#34429;然大夏军队遇上塞人与月氏,屡战屡败。任侍郎别看才数十?#29275;?#39063;颗都是以高价才得以购来。”

    任弘颔首,目光放在第三样东西上,那是一些如同人参大小的紫色小根茎,同样十分干瘪。附带的还有一包如芝麻粒大小的褐色种子。

    史伯刀滔滔不绝介绍起来,说这是粟特商人按照任弘所画?#21152;埃?#25214;遍了葱岭以西,最后才在大月氏国山区寻到的,月氏人以其种子磨碎作为香辛料,但根茎煮熟后也能吃。

    但哪怕任弘将根茎切开后反?#27425;?#20102;?#29275;?#29978;至品了品,好像是有点内味,但依然无法确认,这就是配合大棒一起使用的……胡萝卜!

    隔着两千年,作物的模样和后世果然大不相同啊,这些原始的胡萝卜也太小了。

    但胡萝卜素应是不少吧?这年头军队里夜盲症太多,若能将胡萝卜引入种植食用,西域汉军的夜战能力定将上升一个档次。

    任弘将其一扔:“第?#38590;?#19996;西何在?”

    以上三样,哪怕不引进也无伤大?#29275;?#20294;第?#38590;?#21364;是事关国运,越早引入越好,任弘志在必得!

    却见史伯刀如同一个变戏法的魔术师,从袋子里,捏了一朵“花”出来。

    任弘接了过来,他来到西域这么久,看惯了沙漠中艰难绽放的红柳花,五六月在湖边怒放的各色野花,去与婼羌人谈判时,也曾见雪山下孤傲的雪莲。

    但从来没有哪种花,如眼前的这株一般?#35272;觶?#35753;他看痴了。

    “花儿”洁?#23039;?#38634;,质地如茧,茧中丝如细纩。

    史伯刀说道:“身毒人以其絮纺布,译成汉言,当称之为白叠子。”

    “不。”

    任弘却大笑起来:“从今日起,它的汉名,便?#23567;?#26825;花’了!”

    ……

    ps:第二章在晚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汉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三重魔力APP下载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万科股票分析报告 连云港七星江苏麻将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安装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今天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新浪彩网 杭州麻将安哪个app好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翻麻将游戏两个人玩 双色球开奖结果彩客网 快乐赛车 大发排列3解释 炒股模拟软件 足球盘口即时赔率 十一选五天津 炒股入门与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