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 > 第140章-我是为了你而生

第140章-我是为了你而生

    季景云一个骨碌迅速窜到苏清婉背后,抓着苏清婉的衣袖告状:“清婉,你看,九爷他欺负我。你快管管九爷。”

    苏清婉把阿阴阿阳交给季景云,道:“季大哥,九爷这次可亲自给你们捞了不少海鲜,很快飞鸟就会送来了。”

    季景云感动了:“真的吗?九爷真的有为了我捞海鲜吗?#20426;?br />
    “不是你,是你们。”殷九把苏清婉拉到了自己身边。

    季景云自动忽略了殷九的回答,心情美得冒泡。

    当然,在此期间,季景云也得知了海天女的事情。乐于助妖的东城小霸王再次出山,和阿阴阿阳一起想办法。然而三只妖天马行空的意见通通都被殷九驳回了。

    于是季景云对着满桌子香喷喷的海鲜伤心了许久,最后选择和阿阴阿阳一起化悲愤为食欲,拼命的往嘴里塞。

    唔,清婉做得海?#31034;?#26159;好吃。

    撑得哼哼唧唧的季景云带着阿阴阿阳绕着东城去跑圈,白鹿和叶梧负责收拾饭桌残局,风霓裳拿了本乐谱在庭院内津津有味地看着,而苏清婉和殷九则去了二楼。

    殷九殷勤的把自己的房间重新布置了一番,把苏清婉房间内的东西挪过来一些,等苏清婉沐浴回来时,殷九已经把一切收拾妥当,正坐在书桌后认真的为她调配颜料。

    苏清婉看着海蓝色的颜料,不由得想起海天女来:“九爷,我们救不了她,是吗?#20426;?br />
    殷九往颜料里面加了一些金粉,回答道:“世间万物都有定法,消亡是迟早的事情,就好比人类的寿终正寝。”

    苏清婉有点儿不解:“可你不是不死不灭的吗?#20426;?br />
    “我比较特殊,不能和他们一概而论。”殷九说着将颜?#40092;?#21040;一边,把苏清婉抱到桌子上,凝视着她的双眸,“物竞天择,?#25910;?#32780;生。人类?#35748;?#31070;的?#35270;?#24615;更强,所以规则的改变没有导致人类的消亡。可人类没有仙神那么强大的力量,寿命短暂且脆弱,他们又该如何在天灾之下求生?#20426;?br />
    殷九扣着苏清婉的双手,?#32479;?#30340;声音自他口中发出:“人类拥有着仙神所不具备的七情六欲,因此,为了满足自己的种种后天需求,那个时代的人类敢想敢做。纵然不依靠仙神的力量,他们也能够?#39029;?#21150;法将种族绵延下去。”

    苏清婉道:“那些仙神也甘愿就这么消亡?#20426;?br />
    “无论怎么说,人类都是在他们的庇佑下成长起来的。就像蚌精于昆吾海天女一样。为了自己的孩?#29992;牽?#22374;然赴死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并不可悲。顺天而生,这就是仙神。”

    苏清婉微仰着身?#28216;剩骸?#20320;又是为什么而生?#20426;?br />
    殷九用头抵着她的前额,轻声道:“亲一下就告诉你。”

    苏清婉冷不丁又被殷九调侃,她双手左右开弓捏着殷九那张俊脸,终究是舍不得下重手:“不说就分房睡。”

    殷九讨饶,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

    苏清婉摆出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

    殷九道:“说白了,我其实就相当于六海八荒的乐师先生。”

    苏清婉听得一头雾水:“乐师先生?#20426;?br />
    “各界都有各界的乐文,而相比起识文断字,不同种族理解一首乐曲的情感更加容易一些。可是总有人或者妖先天不足,无法通过常规理解乐曲,或者我们称之为音痴。”

    “乐斋最初就是我为了弥补这些音痴的不足而设立的。严格来讲,我脱胎于最初的虚无混沌,在这世间是独一无二的,我即为一族。这事儿不好解释,所以以天帝为首,大家都默认我是妖罢了。”殷九说及天帝时有些咬牙切齿。

    苏清婉问道:“那婉梨呢?婉梨是混沌之体,可她是妖。”

    “最初的虚无混沌和孕育婉梨的混沌虚空不同,前者是整个世界的发源地,后者仅仅是个异空间。”殷九解释。

    殷九在桌子上勾勒出几道乐文:“我因它而生。”

    苏清婉能辩识出人类和妖怪的乐文,剩下的几种她都没有见过,但是前两者乐文是同样的意思:我心悦你。

    告白吗?苏清婉觉得不像是,她忽然福至心灵:“乐文?#20426;?br />
    “不错。”殷九将苏清婉的手放在乐文上,道,“我因各界乐文在虚无混沌中诞生,诸神万仙的乐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因此,即便仙神陨落,我也没有随着他们消亡。”

    苏清婉指尖勾勒着一排排乐文,怪不得。

    难怪殷九可以随意掌控任何乐?#23383;?#30340;小世界,难怪所有的乐符都听从殷九的指挥。别说?#31995;?#19968;本孕育了伪神的神乐,只要殷九愿意,殷九甚至都能够弑神!

    “这么说来,这个世界能够存在多久,你就能活多久?#20426;?#33487;清婉问道,天知道她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夫君。

    “也不一定。”殷九摇摇头,叹道,“说不定什么时候,乐文就不再被需要。那时候,我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

    就像昔日的诸神众仙一样。

    苏清婉望着殷九,殷九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一点儿伤感都没有,她很快释然了,殷九怎么会为生死伤感呢。

    她的夫君拥有着无人可及的洒脱心性。

    “要是我能一直陪着你就好了。”苏清婉轻声道。

    殷九眼神柔和的看着她,他情难?#36234;?#30340;将苏清婉抱到怀里,他的筱筱一直都这么贴心。苏清婉的话就像一颗小石子,落进他的心湖,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筱筱,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殷九低声道,他笑容清浅如春风拂过苏清婉的双眸,“我觉得,我是为了你而生的。”

    苏清婉怔怔地垂眸抚着自己跳动的越来越快的心脏,双颊渐渐渲染上了淡淡的桃红色:“又说不正经的话。”

    “哪就不正经了。”殷九无辜的眨眨眼,抬手刮着苏清婉的鼻尖,语调亲昵,“筱筱,我不会拿我对你的感情开玩笑。”

    苏清婉迅速的用手将殷九的嘴捂起来:“好了,我知道了。”

    再放?#25105;?#20061;说下去,她的心脏也承受不住。

    要不是知道殷九的感情史一片空白,单凭这?#32456;?#22068;就来的情话技能,殷九真的像是久经情场的风月老手了。

    “如果我为你编一首乐曲,你的力量会变强吗?#20426;?br />
    “肯定会。筱筱编的乐曲一定是最好的。”

    苏清婉开始认真考?#20146;?#34892;进入音乐界的可行性。

    殷九看透了苏清婉的心思,道:“筱筱不用这样强求,筱筱的天赋不在乐律,而在画作上。我希望筱筱能做自己?#19981;?#30340;事,从今往后的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陪在我身边。”

    苏清婉心中十分?#26029;玻?#38754;上仍是故作惊讶,她眼波盈盈:“你是不是?#20302;?#21917;了蜜糖?今天说得话都这么甜。”

    “我喝没喝,不如你亲自检查?#20426;?#27575;九说着就吻上苏清婉。

    苏清婉乖乖的迎合着殷九的索吻。

    ?#38712;?#20040;样,查清楚了吗?我到底有没有偷喝蜜糖?#20426;?#27575;?#21028;ξ首?#36719;在怀中的小美人儿,真是怎么看怎么招人?#19981;丁?br />
    苏清婉勾了勾眼前殷九的长发,微微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羞怯:“清楚了,你没喝。蜜糖哪有你嘴甜?#20426;?br />
    “你冤枉了我,想好该如何赔偿了吗?#20426;?#27575;九假意捂?#21028;目?#35013;着可怜,“哎呀,我的心都要碎掉了,好疼呀。”

    苏清婉默默的看着殷九演戏。

    “哎,都说得到了就不会再珍惜,果然是这样。”殷九唉声叹气,一脸受了莫大的委屈的样子,“你都不哄我了。”

    见殷九演戏还演上瘾来了,苏清婉揉揉眉心:“是我错了。”

    殷九哀怨的开口:“一句错了就想打发我,筱筱……”

    “?#20882;桑?#37027;你想怎么办?#20426;?#36825;句话说出口,苏清婉就意识到自己落进了殷九的陷阱里面,她抬头,却怔住了。

    殷九双眸的神色很深,就像无底深渊,偏生还柔情款款,一眼看去,就能勾了人的心,引人与他一同堕落。

    苏清婉往一旁挪了挪,她心中十分清楚,殷九这举动无疑相当于直白的告诉她,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殷九箍着她的腰身凑过去:“筱筱害怕?#20426;?br />
    难道是他上次吓到她了?

    苏清婉听罢,动作微小的摇摇头:“不怕,我不怕。”

    殷九见苏清婉的头越来越低,都快埋到衣领里去了,可这也恰好露出苏清婉红透的耳根,他哑声笑道:“那就是害羞了。你说说,我的筱筱为什么就这么可爱呢?#20426;?br />
    针对这个问题,殷九决定和苏清婉深入探讨一番。

    良辰美景不相负。

    殷九不敢太放纵自?#28023;?#20854;实他无所谓,但是他不得不考虑苏清婉的身子,是以缠绵一次就放过了苏清婉。

    温热的泉水舒缓着身体上的疲惫,苏清婉依偎在殷?#21028;?#33179;前,刚?#25351;?#20123;力气,就抬手捶了捶殷?#21028;?#21475;。

    吃饱喝足的殷九脾气超好,闭着眼由着苏清婉乱来。

    隔了一会儿,殷九抓住苏清婉不安分的手?#31119;骸?#19981;累了?#20426;?br />
    “累。”苏清婉抽出手。

    殷九点了点苏清婉的额头,道:“我不闹你,乖乖再泡了一会儿。不过你要是再不?#40092;擔?#25105;可能会让你更累。”

    苏清婉果然安生了下来,她瞟了瞟殷九肩上留下的抓痕,心想着一会儿出去还是帮他涂些药上去。

    虽然殷九表示他并不介意,甚至很乐意留下。

    “九爷,海天女的事情就这样了吗?你说她非妖非神,但她要靠着信仰之力才能活下去。那要是一直有人信仰她,她是不是就不会消亡?#20426;?#20004;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苏清婉侧了侧身子,在幽暗的月光下看着合眸假寐的殷九。

    睡前话题不是什么风花雪月,殷九颇感无奈的伸手将苏清婉捞到自己身边:“你为了这件事睡不着了?#20426;?br />
    苏清婉道:“你告诉我你是怎?#21019;?#31639;的,我就睡得着了。”

    “她能遇到我,也是她的造化。因果已经结下,我也不好袖手?#24616;邸!?#27575;九搂着苏清婉的腰身,“我会帮忙的。”

    苏清婉得到答?#31119;?#23433;心了不少,她轻轻打了个呵欠,靠在殷九肩上闭上了眼睛。

    殷九不会轻易许诺,一旦许诺,就一定会做到。

    这世上如果有谁能够救海天女,那人一定就是殷九。

    她只知道,就算阿阴阿阳不惦记着这件事,殷九一开始也没打算不管。否则,殷九才不会在海天女祠逗留。

    隔天苏清婉应邀去了婉梨那处做客。

    婉梨正在屋檐下逗孩子,见苏清婉来了,她将孩子交给了落霞,招呼着苏清婉进屋坐下聊。

    苏清婉?#39277;?#23401;子旁边的时候,也逗了一会儿,随后她与婉梨面对面坐下,感叹道:“小姑娘还挺爱笑。”

    婉梨淡笑着将一杯茶推到苏清婉面前:“可不是,每天一看着她,我的心情就会好很多。就是这孩子似乎很怕子游。我和子游说了很多次让他不要板着脸,小孩子不经吓。”

    “他呀,怕是改不了板着脸的性子了。”苏清婉俏皮的眨眨眼,道,“好姐姐,卫大哥那是攒?#21028;?#32473;你看呢。”

    “?#20882;。?#36825;还没说几句话,就又拿我开玩笑了。”婉梨因着苏清婉的打趣红了红脸,“你呀你呀,越发的调皮。”

    两人在屋内说说笑笑聊了许久。

    “我看你精神不错,想来,九爷还是知晓分寸的。”苏清婉临走时,婉梨亲热地拉着她的手拍了拍,语重心长的叮咛,“清婉,九爷就拜托你了,你要和九爷好好走下去呀。”

    “嗯。”苏清婉蹲在婉梨面前,郑重的点头。

    “你不要想太多。”婉梨能看出苏清婉的顾虑,她不点?#30130;?#20165;仅是朝着苏清婉微笑,“无论什么事,九爷都会替你考虑的。你呀,安安心心的呆在九爷身边过日子就是。”

    苏清婉回到乐斋时,殷九正在调试一把七弦琴。

    另一边,季景云和白鹿正在雕刻一个一人多高的翡翠。

    翡翠在两妖手中已经初?#20013;?#29366;。

    苏清婉问道:“你们要给海天女雕刻仙身?#20426;?br />
    仙身是可以被雕刻出来的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一个大妖夫君>,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三重魔力APP下载
外汇理财是传销吗 中国联通股票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债券基金配资 云南十一选五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吗 15选5 山西十一选五 p2p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配资信息 理财钱生钱的方法 招商银行股票行情 上证指数行情新浪财经 nba比分直播吧 东方6+1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