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醫妃難寵:王爺和離吧!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直取臥龍堡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直取臥龍堡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直取臥龍堡

    洛清歌眼里閃著堅定的光芒,“我死都不會放開的!”

    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她為什么要放開?

    臥龍堡,就算它是塊硬骨頭,自己也要把它啃下來!

    “清歌,你這個樣子,讓娘好心疼!”

    綠喬重重地嘆息,她早聽說了,清歌這些天一直在鳳鳴軒里,而且還病了……

    如此下去,她不是要把她自己折磨死嗎?

    “娘,您應該為我高興才是!我找到墨子燁了,我和他又能見面了!”

    這么說著,洛清歌都想生出一對翅膀,現在便飛到臥龍堡,卻見墨子燁!

    她肯定,那個少年,那個拿著和她一樣鏡子的少年,便是墨子燁!

    一定是他!

    帶著這樣急切的心情,洛清歌安撫著,“娘,您替我高興吧,待我把墨子燁帶回來,我們便能一生相守了!”

    這樣的事情,她從來都不敢想,沒想到竟然還有機會。

    “清歌,你這是鬼迷心竅了……”

    綠喬重重地嘆息著。

    “娘……”

    洛清歌不愛聽了,她輕輕地握著綠喬的手,“您便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說著,她把綠喬送到了殿門外,“我還要收拾行裝呢,不跟您說了!”

    她現在興奮著呢,不想娘敗她的興。

    于是,洛清歌僅用了一天的時間,便都準備好了。

    因為是微服出宮,所以她并沒有大張旗鼓驚動很多人,連隨從都是從墨子燁的暗衛中挑選出來的。

    這些人都是墨子燁的人,對靜幽閣也甚是熟悉。

    必要的時候,她要借用靜幽閣的力量。

    這一晚,洛清歌翻來覆去睡不著,一顆心早飛到了臥龍堡。

    終于捱到了翌日清晨,洛清歌早早的便起床了。

    “墨云!”

    她輕裝上陣,喚了一聲,推開了殿門。

    “王……王妃!”

    墨云見到洛清歌,著實驚訝了,“您這是……”

    洛清歌巧笑嫣然,“啪”地打開了手里的扇子,灑然地說道:“出門在外,這樣的打扮方便些,你們可喚我‘公子’。”

    原來,她嫌棄女裝麻煩,便弄了一身男裝穿在了身上。

    那手搖扇子、英姿颯爽的模樣,竟看不出一絲女子的嫵媚來,卻多了幾分豐神俊朗。

    “公子!”

    墨云像模像樣的彎腰施禮,“還是您想的周到,這樣我們便方便了許多。只是,您不帶婢女嗎?”

    “算了,她們一個個的都已經嫁人生子,你看我帶誰合適啊?何況,我也用不著服侍。”

    “這……”

    墨云暗中佩服,他們的王妃就是個男子個性!堅毅、剛強,不矯揉造作。

    “走吧。”

    洛清歌率先抬步,問墨云道:“你跟靜幽閣各地的分舵都有聯系吧?提前讓他們打探一下臥龍堡的消息,必要的時候,我可能還有借助靜幽閣的力量。”

    “王妃莫不是因為這個才要帶上屬下的吧?”

    墨云有些失落。

    “那你以為呢?”

    洛清歌輕笑,“你跟在王爺的身邊那么久,對王爺的很多事情都應該了如指掌吧?所以沒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難道……王妃此次去是為了主子?”

    墨云瞬間愕然,眼里全是驚喜。

    洛清歌點了點頭,“那臥龍堡的少堡主,可能就是你們主子。”

    “什么?”

    墨云愣住了,“王妃,您是從哪里知道的?”

    “這事你先別問了,總之不許外傳,聽到沒?”

    洛清歌囑咐著,來到了宮門口,便要翻身上馬。

    “娘親!”

    忽然,一道稚嫩的聲音響了起來。

    洛清歌循聲望去,卻見顏夏抱著念歌走了過來。

    “你們怎么來了?”

    洛清歌皺了皺眉。

    “娘親,我要和您一起去臥龍堡。”

    小念歌從顏夏的懷里下來,抱住了洛清歌的兩條腿。

    洛清歌瞪了顏夏一眼,“胡鬧!”

    顏夏苦笑,“這不是我說的。”

    “我聽祖母說的。”

    洛清歌無語了,想必是母親為了拖住她,所以故意把消息透露給這個最黏著她的小家伙吧。

    “那地方你去不得。”

    洛清歌抱起念歌,“那里地勢險峻,情況不明,說不定會有危險呢。”

    她故意嚇唬著。

    “那娘親會有危險嗎?”

    小念歌緊張地問。

    “嗯,娘親會小心的。”

    “那……讓亞父去吧,亞父可厲害呢,他會保護您。”

    小念歌想了想,說道。

    洛清歌立刻瞧了眼顏夏。

    “好不好?娘親,你帶上亞父吧,亞父會保護你。”

    小念歌求著。

    “誰讓你這么說的?”

    洛清歌不悅地看了看顏夏。

    顏夏抿唇一笑,卻是故意裝傻。

    “娘親有暗衛啊,你看墨叔叔他們都在,娘親不會有事的。”

    “可亞父是你的夫君啊,你們不應該分開的。”

    在小念歌的眼里,顏夏的地位似乎已經高過了她的爹爹。

    畢竟,陪在她身邊最長的便是這個亞父。

    “好不好?娘親。”

    小念歌開始撒嬌了。

    “你可真行,連小孩子都利用。”

    洛清歌瞪了顏夏一眼。

    顏夏毫無自覺地笑了笑,“我覺得小殿下說得對,我們不應該分開。”

    “念歌會聽話的,讓亞父保護您吧。”

    小念歌說著,從洛清歌的身上下來,牽著顏夏的手交給了洛清歌。

    洛清歌無奈一笑,只得對念歌說道:“那好吧,娘親帶著亞父去,你便留在家里,好不好?”

    因為路途太遠,洛清歌不忍念歌跟著遭罪。

    “好。”

    這一次,念歌竟然很爽快地答應了。

    示意奶娘將念歌抱走,洛清歌轉頭便甩開了顏夏的手,“你想跟著便跟著,為什么利用小孩子?”

    她很生氣。

    顏夏跟在洛清歌的身后,淡笑不語。

    昨天陛下便開始張羅著出宮,卻只字未提要帶他一起去,他若不想個辦法,難道要獨自留在宮里?

    不管怎么樣,陛下同意了便好。

    他翻身上馬,跟著大家出了宮門。

    大家曉行夜宿,終于來到了北梁的邊境,而靜幽閣的消息,也早已經傳來。

    據說那臥龍堡少堡主,已經幾個月不曾醒過來了,即便來了很多的大夫,都是束手無策。

    “王妃,我們今日便在這里住下吧,明日再行進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醫妃難寵:王爺和離吧!》,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三重魔力APP下载
辉煌棋牌苹果版 河南玩的是什么麻将 实时网赚是什么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表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开奖软件 最新网络赚钱项目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玩 3d今天开奖号结果 广西麻将怎么打的 微信红包捕鱼 东北填大坑 全天1分快三免费计划 组建网赚团队 福州麻将怎么玩 东方六十一最新开奖